嗤”,蜜蜂撇了撇嘴。“凤凰不是贤明的鸟王吗?先生的问题应该在你们内部解决啊。”

可是这么明目张胆地跟踪也太过分了吧。

“可是,”鸵鸟忿忿然。“鸟类们却瞧不起我,就连那小公鸡、老母鸡、小莺儿,还有那野鸭子,见了我睬也不睬,真真缺乏涵养,看来应该选个领导认真治理整顿了!”鸵鸟用眼盯着小蜜蜂,“听说你参加过不少次劳模代表大会,是见过场面有修养的人,你看我该如何组织鸟儿王国?”

我在榕树洞的口子处观望着,铺天盖地的乌鸦飞过,像是一块可以遮天的黑色魔法毯,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张开血盆大口,那锋利的牙齿像是排列整齐的利刃,“敌鸟”稍有不慎,就被那牙齿直接灌在脖子里,被活生生的泄血而死。

鸵鸟歪着脖子问:“小蜜蜂,听说你是最有功劳的小昆虫,人们给了你很高的荣誉,你看看我在鸟类中算不算是伟大的?”

我琢磨了一下告诉他也无妨,于是我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

蜜蜂正忙碌着把采好的蜜送回房去。一只趾高气扬的鸵鸟截住了去路。

然后他就用那种迷离的眼神看着我,笑嘻嘻的跟我说:

小蜜蜂轻飘飘的远去了,只剩下一只连飞还没学会的大鸵鸟在夕阳下发呆。

我拍拍屁股就走,他还不依不饶地飞在我的头顶,盘桓。

“我可以如骏马那样一奔千里,你说那种鸟有这惊人的
举动?”鸵鸟狠狠的跺了跺脚。

不,我还听海鸥说,在海岛旁边的一个小岛上,乌鸦首领还养了五千只乌鸦兵,个个骁勇善战,他们每天喝的就是野鸡血。至于这些野鸡血哪来的,听说是乌鸦首领派战斗乌鸦半夜的时候从野鸡窝捉一只。那些乌鸦兵养成了习惯,闻见野鸡味儿就想上去咬,一旦放出来,野鸡势必要灭亡啊。

“对不起鸵鸟先生,我不是鸟类,如何做你的王后呢?我还有事要忙呢,拜拜了。”

我急中生智,慌张地说:大王,你看到我的嘴没,也是尖的,不是只有鸟的嘴才是尖的吗?其实我也是鸟啦,只是小时候吃的多了,身体发胖了,就长成这样了,也飞不起来了。经常不飞,翅膀也变得小了。

“喂,小蜜蜂,”鸵鸟叫道。“同你谈个问题好不好?

女士们,先生们,野鸡大王横征暴敛、惨无人道,还残害仁君老鹰,鸟神共诛,今日野鸡族惨败,是他们罪有应得,从此,鸟岛将不存在一只野鸡。至于野鸡族的罪魁祸首已经在台下,是他,给鸟岛带来了厄运,也是他,给自己的部族带来了灭顶之灾,他将承受历史的惩罚,他将与耻辱永远为伴!

“是啊,先生此举世上少有啊。”蜜蜂随声附和着。

没错我就是企鹅,我只是路经此地。

“可我提出的问题根本得不道重视,那老凤凰还训斥了我一顿,说什么母鸡能下蛋,公鸡能报个晓,莺儿能唱
婉转的歌,大雁还能传递季节的变化,大骂我是个平庸之辈什么正事不会做,就会搬弄是非等等,这公平吗?小蜜蜂,我想打个报告直送动物园联合国,要求罢免鸟王,重新改组,你支持我吗?假如我做了鸟王,一定选你做王后,中不中?”

这小子在玩跟踪?

图片 1

可是我上鸟岛的时候,却是野鸡在掌权。

“从那一方面说呢?”小蜜蜂眨了眨眼睛。

就凭首领乌鸦?

小蜜蜂放下活计,“谈什么问题,请先生指教。”

凭我的历史经验,对待敌人过分残忍的,对待自己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饿了就吃,累了就睡,想堕落时拜托千万别,你的梦想还在等你走近她。

你带的什么东西啊?

之后野鸡越来越过分,甚至要吃松鼠肉,于是黄毛松鼠带领他的兄弟伙伴们投靠了乌鸦首领,首领把他们放置在一个秘密的地方,一个野鸡大王不知道的地方。

可是鸵鸟们利欲熏心,骄横无礼,总是吃其他鸟类的蛋,乐此不疲,终于被老鹰带领乌鸦和野鸡推翻了他们的政权。鸵鸟的后代感恩于老鹰的不杀之恩,便主动承担起这项并不艰难却很繁琐的任务。

在等待一个时机。至于什么时机,我就不知道了。

数以万计的鸟类铺天盖地的飞来飞去,鸵鸟是唯一自愿的清洁工,他们族群利用高大威猛的个头和力大无穷的肌肉主动清理鸟岛的垃圾,说是垃圾其实就是五颜六色的鸟屎。不嫌脏不嫌累,赢得所有鸟的尊重。

听说以前鸵鸟并没有这么高尚的为鸟类服务的觉悟,因为他们之前是领导,是鸟王,谁敢让鸟王的族群清理垃圾!

跟你有关嘛?

之后的几天,我就钻在一个大橡树上,和松鼠嬉戏取乐,松鼠是鸟岛唯一被允许生存的不是鸟类的动物。他们之所以在橡树而不是松树上,是因为这里没有松树,只能在橡树上将就一下。

我被野鸡守卫从城堡里拖出来——放生了。

快说,不然你会有危险的。

后来,野鸡变得越来越奢侈,尤其是那个野鸡大王,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尤其是人类的那些珍宝,惹得天怒鸟怨。前几天最大的一个野鸡窝就被天火给烧了。火烧地都惊动了整个鸟岛了。不过也有鸟说,是乌鸦放的火,真相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绝对的自由就是一种权力,绝对的权力衍生的是迷失和沦丧,最终带来的结果就是艺术家的下场或是希特勒的饮弹自杀。有限度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无碍他人无碍自己。也许,当你想要实现的自由不具有侵略性和掠夺性的时候,你的自由才能给你真正的自由。

大王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终于原谅我了。

我是企鹅,也是动物,不是不明生物。

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禁担忧:乌鸦领导做了鸟岛的王,有这样的部队,万一他也变成了暴君,谁能阻止他们?

每一只鸟都是一个独立平等的个体,生而平等,我们理应享有自由、生存和生命权,我们的生命不是他人的口粮,我们的生存要依赖自己的意志,我们的未来要自己做主,野鸡贪得无厌,蔑视生命,骄奢淫逸,好吃懒做,凭什么做鸟岛之王?大家要相信,在乌鸦领导的带领下,老鹰完全不敢反攻。鸟儿们,让我们站起来,做自己的主人,做自己的英雄。


一只守护岛屿的野鸡看见我登岛,就要抓我,说我是不明生物。

领头的乌鸦是一只头上有黄色羽毛的乌鸦,听乌鸦们说首领乌鸦是上天派来的,是老天爷的宠物神兽,听说见过首领乌鸦的都会受到祝福,就像受到神的恩泽一样。

野鸡纵使凶猛异常,可是面对不怕死的乌鸦兵,就像老态龙钟的妇女面对憨傻直愣的壮小伙,一个回合便败下阵来,乌鸦兵所到之处,血肉模糊,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吓得连鸵鸟那些个大高个都不敢看!


在某个清晨,一只蜂鸟在我的耳边喊,外面打战了。

于是所有的鸟类都乖乖的听野鸡的话了。

本以为黄鹂只是随便唱些什么,可是仔细一听却发现,这里面大有文章,大概意思就是:

那乌鸦凭什么能造反呢?

可是他们忘了,鸟岛有了利刃,比盾牌更管用。

24 乌鸦野鸡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野鸡大王就被两只大鸵鸟驮到了野鸡城堡的门口,几乎所有的鸟类都跑过来观看这历史性的一幕!

几乎所有的鸟都知道黄鹂的唱词,唯独野鸡们像聋子一样,陶醉在金银珠宝和美味的乌鸦蛋里,他们深信,所有人都怕凶狠的老鹰,所以就没有人敢反抗作为鸟岛盾牌的野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