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三年,在上海三百货公司讨要五万元欠款,同吋在西安、武汉推广成都百货模式。

香港游点滴10月28日去香港逛了一天。签注的香港通行证快到期了。以前有家人先是签了一次,临行前想加一次。公安说要先花20元注销没有用过的那次,再花40元办理2次。正好住在深圳,离罗湖关只需2元钱公交车,就过去“闲逛”一天。9点不到就过了深圳罗湖口岸,很快。香港那边就要排大队了。好像是惯例。坐地铁到铜锣湾还不到11点,先帮人去看“双立人”炒锅。从地铁上来就是“崇光百货”,这里有专柜。不过“双立人牌”在香港叫“孖人牌”,外文名和商标是一样的。“孖人”是双胞胎的意思。店员讲炒锅是德国材料上海加工的。价钱上好像没什么优势,如:有一款32cm双耳炒锅,国内“双立人”官网报价1888元人民币,崇光百货专柜的优惠价2399元港币。按当日汇率0.815算,合人民币1955元。还看了欧姆龙的血压计也比深圳贵,还是英文显示。好了,还是去吃饭。这次还去“泉章居饭店”。从崇光百货的“轩尼诗道”大门出来右拐不到下一个路口就是。不过门很小,在地铁B口隔壁。进去上8楼,地方很大。为什么又去那里?主要是“钱少”,大餐舍不得吃,又不想每次都吃二三十元的面条、云吞。这里有套餐,
108元的2人套餐,选了金牌盐焗鸡和梅菜扣肉,再加了一个“竹笙扒上素”,一壶铁观音,一碗白饭。有点过量了。买单185元。也没有具体了解收了什么费用。本想吃“冬瓜盅”。服务员说天冷了就不做了。遗憾!吃过饭去“黄大仙”。地铁“黄大仙”站B
出口上去就是。不过B口有几个,要看清指示牌,走标有“蔷色园黄大仙祠”的那个。免票。与广州不同的是:广州的庙附近有许多乞讨的,黄大仙没有,只有几个卖香的。这里是道教、佛教和儒教三教合一,和谐,好!不是旺季也有许多人在那里求签。求签是免费的,但解签是收费的。看了一家的价格表:签纸——3元,每签——25元,掌纹——300元,面相——300元,口谈八字——500元,掌相命同参——1500元,批命——2500元,……。出来后坐地铁去旺角,到波鞋街、女人街逛逛。运动鞋都是几百元一双。不懂行,不敢买。网上有人介绍说上海街还保留了老上海的建筑特色,就去看看。不过徒有虚名,没有一点老上海的味道。(本人五六十年代生活在上海。)沿上海街从山东街走到众坊街多是卖工业品的小店,想找一家小吃店休息一下都难。一直走到众坊街口才找到一家“许留山”坐下来休息了一下。不远就是庙街,顺便逛逛。都是小摊和小店。靠近佐敦道有许多大排档,在一家“云吞成”面店吃净云吞,13元六个,好吃不贵。后悔没有多吃一碗。买了一份“壹周刊”了解一下香港文化。一套3本,20元。好重。晚上8点到“星光大道”。香港旅游局在网上介绍说星光大道每晚有万圣节的活动,可惜没有见到。而且灯光表演也没有以前精彩。也可能是看过几次的关系。结束,回家。(这里不能介绍详细地址和网址链接,如果您想知道更多的,请到我的新浪博客。可以通过百度找“怀旧的JDC”)

五、2008年中国股市:“基金经理都是骗子”

问:潘石屹把自己的资产卖了,资金如何转出国外?

  李勇第一次见到我就吹股票,说他在香港的股票如何如何赚大钱,怂恿我到香港投资股票。我手里握着大笔钱,我安排着一百二十个人在湖南、湖北、江西贩销电子手表,每个月有大量资金进账。自己平常也没什么事,就跟李勇到香港看股市,看到听到的确如李勇所说的“股票赚大钱”。

亚洲金融风暴还没过去,互联网又来了。1999年末和2000年初,全香港的商人都好像疯了。这次不同于以往,越是大商人越疯狂,不管是搞地产,还是搞百货;不管是生产电子,还是生产水泥的;不管是办学校的,还是开夜总会的;总之全同互联网干上了,纷纷办起了网站,注册了名字带有cyber.com、information.net的公司,纷纷向那些美国名牌大学毕业生发出高薪聘书,纷纷与IT公司联姻。

看完潘石屹的这个故事你就懂了

李勇是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杨家镇人,高中文化。1987年2月,21岁的他来到广州打工,可一直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7月底的一天,他怀着碰碰运气的想法,来到深圳南头边关检查站,想去深圳打工,却没有边防证过关。没想到,在这里他认识了同样没有边防证却也想去深圳的一个年轻人,两人从此成了共患难的铁哥们。

那是上午11时,李勇在南头关口徘徊时,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人突然拉着他的手说:“你想去深圳吗?我们去找个熟悉这里的人带我们去吧!”没多久,他们找到了一个专门干这种事的人,各交了50元钱后,在那人的指点下,从铁丝网下面的一个洞爬了过去。李勇当时还心痛花了50元钱,同伴却深深吸了两口气,兴奋地叫道:“深圳,我潘石屹来了!”

过了边防站,他俩这才开始了交谈。李勇得知,同路人叫潘石屹,比他大两岁,甘肃天水人,居然是从北京国家石油部管道局经济改革研究室辞职来闯深圳的!李勇吃惊地说:“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铁饭碗不干,来深圳啊?这不是瞎折腾吗?”潘石屹毫不在意地说:“深圳发展那么快,我们肯定能闯出一片更好的天地!”他俩越聊越投缘,很快就以兄弟相称。

李勇和潘石屹来到深圳市布吉镇。白天,他们四处找工作,晚上,就挤在3元一晚的招待所里。然而,他们走遍了布吉镇,也没找到工作。一个多星期后,两人把口袋翻了个遍,只剩下5元钱了。李勇沮丧地说:“这可怎么办哪?明天就得饿肚子了!”潘石屹看着桌上的5元钱,乐观地说:“我们不是有一身力气吗?明天去卖苦力,暂时解决生存问题吧!”

第二天,他们在布吉镇的一家工地上找到了挑砖头的活儿,每天10元;晚上如果加班,每小时1元。李勇算了算,满足地说:“潘哥,我们在这里长干吧,每月能赚300多元呢!”潘石屹却说:“先在这干吧,解决了肚皮问题,以后再想其他法子。”

潘石屹以前没干过粗活,第一天便磨得肩头出血……令李勇想不到的是,潘石屹很快适应了这种苦生活。而且有一天干完活儿,当李勇准备休息时,潘石屹却向包工头支了30元钱,拉着李勇来到街头的一家书店,他一下买了3本经济方面的书,李勇却买了一本武侠小说《白发魔女传》。回工地后,李勇见潘石屹把经济书也看得津津有味,不禁好奇地问:“潘哥,这书有什么意思?你为什么看得这么带劲?”潘石屹笑了笑,说:“我看书,是学习;你看书,是消磨时间哪!”

两人在工地上干了一个月,每人领到了350元的工资。潘石屹对李勇说:“老弟,现在我们有些钱了,马上出去寻找更好的机会吧!”李勇觉得这年头能挣300多元钱,已经很不错了,不舍地说:“我们还是留在这里把工程干完吧,一年就可以存上好几千元呢!”潘石屹却说:“老弟,只要我们找到更好的机会,不要说几千元,就是几万元,也不值一提!”经过潘石屹一再劝导,李勇才跟着他一道向工头辞了工。

1987年11月,他们终于应聘为深圳市福田区正泰贸易公司的业务员。公司主要销售电话机,底薪200元,再按业绩提成。然而,由于两人不懂粤语,普通话也带着浓厚的方言,尽管他们很拼命,业绩却并不佳。有一次,他俩来到一家公司推销时,说了几遍人家也没听明白。对方恼了,说:“你们普通话都不会说,捣什么乱?出去!”李勇涨红着脸,背着电话机就准备走,可潘石屹示意他等一等,然后掏出笔和纸,飞快地写道:我们是推销电话机,而不是推销普通话,我们的普通话说得不好,但电话机的质量很好。对方接过字条看了看,点头说:“嗯,你说的有道理,那就看看产品吧!”后来,对方居然一下买了5部电话机。

第一个月,他俩一共只推销了20部电话机,一分钱的提成都没有。李勇埋怨道:“以前每月能挣300多元,钱来得多安稳,可现在,唉……”潘石屹却不以为然,说:“你眼界放开些,在工地上靠卖苦力,每天挣10多元钱,就满足了吗?只要找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每天何止10元,挣1万元也不足为奇!”李勇尽管觉得潘石屹的说法有点异想天开,但还是受到了感染,最终留了下来。

他俩随后果真打开了局面,月收入涨到了500多元,潘石屹还因为点子多,被提拔为业务经理。可李勇哪能料到,潘石屹还是不安心、不满足。有一天,潘石屹兴奋地对他说:“老弟,报纸上说海南建省了,成了我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我们一起闯海南吧!”李勇大吃一惊,皱着眉头说:“潘哥,留在这里吧!去海南人生地不熟的,每月能挣五六百元钱吗?”潘石屹却说:“你放心吧,海南刚刚建省,机会多的是。我们去,一定不会错!”在潘石屹的劝说下,1988年5月底,两人各自带着1000多元的积蓄闯到了海口。

恨死“潘哥”,他除了折腾还是爱折腾

然而,他俩到海口住了半个月,还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李勇埋怨道:“潘哥,你就是喜欢瞎折腾。在深圳,你都是经理了,可你不知足,偏偏来海南。现在工作都找不到了……”潘石屹只得安慰他:“老弟,机会不需多,一个就可以改变我们的窘况,慢慢等吧!”

两个月过去了,他俩仍没找到好机会。眼看带的钱又要花光了,李勇心急如焚,看到潘石屹每天都要买报纸看,他又开始埋怨:“我们饭都没钱买了,你还看报?看报能赚到钱吗?”潘石屹却说:“我们不怕吃苦,有什么可怕的?万一没钱吃饭,就去卖苦力呗!”

8月26日中午,李勇和潘石屹两人仍没找到门路,手中仅剩下6元钱了。潘石屹拿着5元钱,去买了一份盒饭,两人分吃了盒饭后,冒着太阳继续走在大街上找工,渴得嗓子都冒烟了。潘石屹拿着最后的1元钱,买了一瓶矿泉水,说:“兄弟,喝两口吧,太渴了!”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把一瓶水喝得一滴不剩。潘石屹擦了擦嘴巴,提议说:“这里到处办砖厂,去砖厂打工吧!”

当天下午,他们来到海口市东英镇的一家砖厂寻工。砖厂的老板姓王,对他俩说:“你们穿得清清爽爽,一看就不是做砖的样子,走吧!”李勇见人家连卖苦力的机会也不给,急得快哭了。潘石屹却挽起裤管,往黄泥中一站,对王老板说:“我这样像做砖的样子了吧?你放心,只要来了砖厂,我们就不会比其他人差!”老板来了兴趣,收留了他们。

砖厂建在山上,不通电,只能点煤油灯照明,挖土、和泥、脱砖坯和垒砖墙全靠人力,一天下来,不但满身满脸是泥,而且全身酸痛。李勇很后悔,说:“潘哥,在深圳时安稳轻松,挣的钱也多。现在倒好,这活既脏又累,而且挣不了几个钱……”潘石屹还是乐观地说:“老弟,闯天下哪有一帆风顺的呢?我以前根本没做过什么苦力活,都没埋怨,你还埋怨什么呀?休息吧!”虽然潘石屹一直硬扛着,但他毕竟身体单薄。李勇看到他实在吃不消,便劝他少干点,自己等一会儿帮他干。没想到潘石屹说:“我们这样干下去,的确不是办法。明天我去和老板谈谈。”李勇不解地问:“我们刚来这里,能谈什么?”潘石屹笑了,说:“现在不告诉你,你明天跟着我去就知道了!”

第二天,潘石屹就叫上李勇一起找到了王老板,他一条一条地给老板提建议:把水引到砖厂,提高工作效率;雨季搭建雨篷烧砖……最后,他说:“老板,我不会一辈子都在这里卖苦力,如果你信任我,就让我帮你来管理这个砖厂,第一个月暂时付200元钱的工资,保证比现在的效益好得多!一个月后,我让你心甘情愿地付我500元一个月!如果你不信任我,那就算我没说!”王老板听了,说:“我想想,明天再给你们答复吧!”

告别王老板后,李勇说:“潘哥,你可真大胆,和老板刚见了一面,就向他提建议,要当厂长……”潘石屹说:“他如果答应,我觉得我能管理好;不答应,我也不会亏什么。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第二天,王老板叫潘石屹和李勇一起去吃饭,说有事情商量。饭桌上,王老板表示潘石屹说得有道理,答应让他做砖厂的厂长。就这样,潘石屹刚到砖厂20多天,摇身一变成了厂长。李勇佩服地说:“潘哥,你真有胆识,一来就想当厂长,还当成了。”

潘石屹做了砖厂的厂长后,立即在管理上开始改革:花几百元钱买来水管,从山上引水到砖厂和泥;又买来了小型的发电机,方便夜间照明和加班……这样,效率提高了很多,每天的生产量也提高了不少。潘石屹把砖厂管理得有声有色,老板第二个月便把他的工资提高到每月500元,3个月后再次提高到800元。

多年后,他怎么就成了亿万富翁

一年后,潘石屹的月工资已涨到了1000多元,而李勇也被他提拔为管理20多人的组长,每月也有300多元收入。李勇终于松了口气:只要不再折腾,每月能挣几百元,多好啊!

1989年10月,王老板把经营重点转到了房地产上,准备转让砖厂。潘石屹得知后,对李勇说:“老弟,我们把砖厂承包下来,干不干?”李勇一听,连忙摇头,害怕地说:“潘哥,我们刚过上几天安稳日子,你又要折腾啊!到时如果倒欠一身债,如何是好?”潘石屹劝道:“你怎么老是缩手缩脚?我们来海南不是寻找机会的吗?承包砖厂就是不错的机会!你不干,我也要干!”李勇不好意思再拒绝了,说:“我不投入钱,只帮你做事。到时赚得多,你就多给我点工资;亏了,算我白干。”潘石屹点头答应了。两人马上找到老板,通过一番谈判,以每月8000元承包了砖厂。承包后,潘石屹把砖厂经营得更加红火,第一个月交了承包款后,还净赚了1万多元,给了李勇1000元工资。很快,砖厂得到了发展,员工从最初的100多人增加到了400多人,每月都赢利两三万元,李勇的收入也涨到了两三千元——这在当时可是老板级的待遇啊!李勇乐得像做梦一样。

有了钱后,李勇虽然工作仍认真负责,但他的生活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学会了抽烟和喝酒,工余去街上的录像厅看录像。有一次,当他准备上街看录像时,潘石屹叫住他,说:“老弟,看什么录像?我们骑自行车绕着海口看风景吧!”那天,潘石屹骑着自行车,饶有兴趣地在街上到处逛,相陪的李勇却感到既热又累,心里暗暗埋怨:好不容易才休息一天,看录像多舒服,潘哥却要骑自行车折腾,找罪受,完全是精神病……此后,潘石屹再叫他骑自行车去逛时,他便拒绝了。

谁知好日子刚刚开始,1990年初,海南经过两年迅猛的大兴土木后,房地产市场跌入了低谷,红砖根本卖不出去,而砖厂每个月的开支却要数万元。到了5月底,两人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可砖厂的销路仍没转机。又坚持了一个多月后,潘石屹只得低价处理了所有的砖瓦,勉强付清了员工的工资。这次打击,让李勇变得很消沉。他坐在地上,一个劲地埋怨自己:明明知道潘石屹过不了安稳日子,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这样瞎折腾啊?

但是,潘石屹却站在砖厂门口和手下的员工一一道别。当最后一个员工走后,他居然泪流满面地痛哭了,可到了晚上,他提着瓶白酒,对李勇说:“老弟,我们今晚一醉解千愁,酒醒后重新开始!”那晚,潘石屹足足喝了8两白酒,醉得一塌糊涂,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看到李勇仍在发呆,他说:“老弟,不要伤心了,经历过,失败过,才能成功……”可李勇想:你说得轻巧,这次我可亏了1万多元钱,你亏了好几十万哪!谁还敢和你继续折腾啊?当潘石屹再次要他跟自己闯荡时,李勇摇头了,说:“我不愿再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不想再跟你折腾了!”潘石屹见李勇铁心不再闯荡,只得作罢。1990年8月25日,两人在破败的砖厂握了握手,互道珍重后便分道扬镳了。

与潘石屹分别后,李勇又去海口的一家建筑工地上干活儿,每月200多元。1993年5月,在建筑工地打工的李勇,在大街上碰到了潘石屹。潘石屹一见到他,便热情地请他到附近一家饭店吃饭。席间,潘石屹告诉李勇,自己和几个合伙人已经贷款500万元,以2000元1平方米的价格买了8栋别墅,准备高价转手卖掉赚钱。李勇一听,顿时说:“潘哥,500万哪!万一亏了,一辈子就完了……”潘石屹却笑道:“老弟,你不必为我担心。我即使失败,也是轰轰烈烈地失败……”

果然,潘石屹此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93年8月,山西老板韩九吉上门购买别墅,潘石屹开价4000元/平方米,韩九吉嫌房价太高,犹豫了。可再有人上门洽谈时,潘石屹居然开价4100元/平方米……韩九吉坐不住了,以每平方米4000元的价格买了3栋。不久,潘石屹又以每平方米6100元的价格卖了两栋……年底,他来到北京发展,成立了万通公司,生意越做越大。而李勇在海南打了两年工,回到老家结婚生子后,仍然四处打工,养家糊口……一晃十几年过去,两人的差距竟然有了天壤之别!

2007年10月,李勇来到北京建国门外的SOHO工地上做小工。当他听说SOHO的老板是潘石屹时,内心顿时掀起了狂澜:如果一直和潘石屹在一起,自己怎么可能还在工地上卖苦力!本来,他的内心涌起一阵阵的冲动,想去找找昔日的“潘哥”,但不知是出于自卑还是自尊,惭愧还是懊恼,他犹豫再三,最终并没有去见“潘哥”。2008年春节过后,李勇来到广州的一家工地打工,他和拥有300亿元的潘石屹的交情,也只能让他在打工之余独自回忆了。

18年时间,能让潘石屹成为众人瞩目的亿万富翁,也可以仍然把李勇困在工地上打工。接受采访时,李勇感慨地说:“以前,我以为潘石屹的成功很偶然,可现在不这样认为了。因为每当在生活的岔道口,我只图安稳,满足于第二天就明白自己干什么工作,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当初,我还觉得潘石屹每次都是瞎折腾,其实他每次再折腾时,都有了更高的起点,终于折腾成了拥有几百亿的富翁!这就是我跟他的区别呀!”李勇的反思的确有道理,穷人之所以是穷人,是因为穷人贪图安逸,只要能吃着馒头,就不会再奢求蛋糕!而潘石屹的成功,与他“能折腾”息息相关。因为,只有敢于折腾,永远不满足现状,才能赢得机会,才能不断占据更高的人生新起点,获得新的成功!这样的人生虽然充满了动荡与坎坷,但正应了“无限风光在险峰”这句诗,经过磨砺的人生才能大放异彩啊!李勇和潘石屹的人生之所以产生这么大的落差,其原因难道不在于此吗?

潘石屹怎么把资产转出去跟我们关系真的不大,我们应该关注潘石屹的能力。

为什么人家自己赚的钱不可以自己决定拿到哪去?

即使潘石屹资金不转到国外去,也与我们平白百姓一分钱关系都没有,既然是潘石屹的钱,就不用我们这些平白百姓操心惦记!

潘石屹如果赚钱犯了法,也需要法律法规处置,不需要我们平白老百姓操心他的钱。

如果人家潘石屹赚钱没有犯法,我们就不该算计潘石屹的巨款去向!

假设潘石屹巨额钱财有违法乱纪,需要公检法程序才能判有罪没罪,不可用群暴方式攻击他的钱财,群暴方式只会打垮现有经济秩序,会吓跑更多国民新兴发展起来的资本家,对国家经济造成严重打压!

是穷疯了?

惦记别人钱财?

还是坏透啦,开始算计他人钱财?

如果潘石屹合理合法赚的钱,大伙红眼也白着急,还是自己努力赚的钱好花!

有本事,你赚更多钱,超过潘石屹!

心要按正,不可有坏心,算计他人钱财是强盗逻辑!

潘石屹的钱由他自己做主,不需要大伙打劫算计,他想投资国内,他就投,他想投资国外,那是他的钱,他决定!

就像国外富豪,如果想投资中国,就来投资,没有什么对错,市场环境好,那个国家富豪都会来投资,如果营销环境不好,即使本国富豪也会带着钱跑到国外去投资。

商人以经商赚利,能赚到钱为目的,赚到钱就是商人的自己财产,与他人红眼心坏算计使坏没有意义,只会逼走商人!

有商人投资,老百姓就有工作岗位,就会产生就业人数,国家就能收到税收,没有商人愿意来投资,失业就多,老百姓日子就苦,经济自然下滑!

保护商人利益,就是保护国民生活水平提高!

提问的纯粹是傻逼!国家都不管,说明人家是合法转出去的,要你管闲事吗?人家自己赚的钱,怎么花关你屁事!

潘石屹,只做传统产业,也算优秀的,转资金出境,一定违法,严查才是

潘石屹 被张欣 一步步 拖下神坛 也许是遇到了真爱 个中原由 只有他知道

因为SOHO中国是潘石屹和张欣一起创立的再加上创立的时候他俩已经结婚了所以算潘石屹一个人的资产是算不出来的只能算他俩的资产。华润上有写大约在210亿元左右,在SOHO中国股票价位最高的时候是将近500亿元的资产

在中国有钱人太难了。比我们没钱的人难多了,一不小心万劫不复,懂得就懂

办法好多:洗钱,先锋集团不是找杭州:E代理,国外投资公司。然后洗出去。还有博彩通道,办法多的是。穷人没有办法,富人办法超级多。

潘石屹投资也好,撤资也罢,与我们老百姓一点关系都没有,没必要操这个心

如果谈到如何转到国外,确实难度很大,大陆不是香港,李嘉诚可以随便转,但潘石屹不行,或者说正规途径不行

所以说在中国别挣那么多钱,钱太多了会被惦记的,最后能够″裸退”就烧香拜佛了

为什么资金转出国就违法?那国外资金如果要进来投资是不是也违法?

办法太多了

1.国外成立公司,直接转过去

2.找个国外的公司跟自己打官司然后输掉

3.地下钱庄

4.投资比特币

5.通过“出口贸易”,鬼知道你买来的东西价值几何?

  八七年五月份,信用社改制发行股票,徐希宝要我帮忙购买原始股,我说:“随便”。徐希宝把我的部分存款划走购买了很多原始股。后来怪他怎么买了那么多股票,他说:“你自己说的“随便”。”

那一段时间,香港大街上的日本游客少了,到高档餐馆吃饭的日本商人也少了。“经济泡沫”这个词第一次在我脑袋里有了真实的感受。从此,这泡沫就经常跟着我了。

新莆京投注网站 1

  经逐步调查,成都百货职工对罗成意见很大,且拖欠职工工资达两个月以上。当时职工工资每月基本不到三十元,我就在职工里找到五个对罗成意见很大的人,当即发给五个人一个月的工资,让五个人在成都百货大门口摆摊卖电子手表。

1987年的股灾是香港人经历的第一次股灾,那是由美国股灾引起的。1987年10月19日,美国股市一天跌了22%,年轻的香港股市一个跟头倒下了,连关了四天市,当香港股市重开后,香港股民的钱少了三分之二。有一大批香港股民像我的老师一样破了产,其中大部分人永远也没有机会再回到股市。

  在广州,见到一个老头摆地摊卖电子手表,每个卖四十元,生意还不错。我就要他分点货给我卖,老头二十元一个分给我五十个电子手表。

三、1997年香港股灾:给华润做了十年义工为负资产的女秘书

  八八年,深万科发行原始股,徐希宝给人帮忙要我买点深万科原始股票,我说:“随便。”徐希宝又帮我买了很多,后来我怪他买多了,徐希宝说:“你自己说的“随便”。”

我所经历的五次股灾

  二,振兴家庭

时间:2019-08-19 11:00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这时香港股票账户资金涨到令我无法预料的高度,抛掉香港股票,把资金存到宝安信用社,解决了三个妹妹、二姑两个女儿、舅舅二个女儿信用社职工编职。

“她现在在新蒲岗的一件制衣厂剪线头,我们还借了一部分私人钱,这个钱总是要还的。好在这是香港,人只要勤劳就饿不死;只要饿不死,总会有机会。这就是人生。”快60岁的老师说。

  当即买了一千二百个电子手表,买了一个小拖车把货拉回老家卖。每个卖四十元,不到十天时间就卖完了,回笼资金四万八千元。

接待我的是一个野村证券的年轻经理,他把我送出野村大楼时,站在大厦旁边的台阶上,指着那座新落成的60多层的花岗岩大厦,不无骄傲地说:“当今世界已进入信息经济,这个大楼里储存着全球客户的经济数据,野村证券为了保证这些信息的安全,在这个楼下100米处有一个发电站,它可以保证野村证券在世界上发生任何事情都能正常运作。”

  八一年,又赚到了钱。部分交给妈妈,自己拿着部分钱来到了广州。

之后三年,我们没再联系。1990年我在香港油麻地逛街,突然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十元两件啦!十元两件啦!我一回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的老师站在三轮车上在大声叫卖日本的二手衣服。怕他尴尬,更怕自己尴尬,不知怎的我没敢上去跟他打招呼。正在犹豫,突然有人大叫:“走鬼啦!”只见我的老师和其他几个同样卖东西的人,像疯了一样把衣服用任何人类都想象不到的速度塞进包里,推着车子跑了。原来是市政管理人员来了,香港无照小贩专门请人给他们把风放哨。

  第二天到供销社去拉货,还是没有氮肥,我又拉了一千个次品大白碗回来销售。

那个还不大懂香港规矩的明星火急火燎地找我退房,我说:“你看到门外那两个小姐吗?她们是我们公司的秘书,在这个公司已工作10年。她们跟你一样,也买了公司的房子,因此她们这10年算给公司做义工了。”

  随着自己的成长,经历谈情说爱结婚生子后,越来越认可随便的“老婆股票”观念。

四、2000年互联网泡沫:3亿元变成3千万

  第四天,到二姑妈家收了卖碗的钱,再把一吨氮肥拉回来交到队上。

我问:“师母怎么样?”

  好股票,持有即可获利;老婆股票还须浇水、施肥、剪枝。尽管辛苦,但获得的回报胜过股票红利千万倍。

一、1987年香港股灾:千万富翁变街边小贩

  八七年三月份,深圳宝安信用社徐希宝主任要我存款支持他的工作,愿意帮我解决七个信用社职工编职。

经历了中国的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这个老师从爱国青年变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为了孩子能吃饱饭,1977年他带着老婆和孩子来到香港。不愧是学金融的,他先从建筑工人开始,几年后就开始自己在家里装电子表往大陆卖,后来深圳开放了,他跑到深圳办了手表厂。

  队上有一头三岁的小黄牛,很倔,不肯犁田,却跟我的关系处理得好。队长说:“小黄牛扔到你家后山吃草,你家看管一下。”我说:“随便。”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来了,香港哀声一片。本来1997年上半年形势还好好的,楼市股市不断创新高,人们排着队去酒楼吃饭。我们公司开发的一个楼盘卖楼花,买房的人需要前一天晚上去排队。国内一个家喻户晓的大歌星为了走后门买我们的房子,陪我们唱了一晚上卡拉OK。我公司两个秘书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用去排队,每人花80万港元交了三分之一首期,买一个单元,可是房子还没住进去,泡沫就来了。楼价一口气跌了三分之二,这两位小姐那几个月脸色难看得很,眉头之间总挤出一个大疙瘩。原因是她们把已交了80万首期的房子白白送给了银行,为什么?因为市场上同样的房子,只值90万;如果她们继续执行当时买楼的合同,每月供银行贷款,就要再付160万。

  抱着拯救两个灵魂的心态,我就说:“随便。”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到了1992年日本经济就不能正常运作了。日本股市从33000点,不到两年跌到了11000点。房地产更是一落千丈,1990年还能买一个半美国的东京,1993年竟然连一个纽约都买不起了。于是,日本企业纷纷从海外抽钱回国救急,不仅把洛克菲勒大楼折一半价卖回给美国人,还把日本好几个大银行和保险公司也卖给了外国人。

  七九年,父亲突然瘫痪卧床不起,我在读高中,下面还有三个妹妹在读书,被迫退学回家务农。无论怎么积极劳动,家况难有改善。

我当时打工的华润创业自然也不能免俗,虽然公司每年有十几亿净收入,但因为同互联网没有关系,股价还不如一个刚创办两年的互联网公司。股东不干了,说:如果你们再不进入IT,就要找人收购。于是,我们只能绞尽脑汁往互联网上靠,先是付了一笔天文数字的咨询费,请世界最大的咨询公司出主意,可是那些从美国飞来的高级脑袋除了给我们写了两大本资料外,任何问题也没解决;其实他们也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因为我们不是互联网里的虫,我作为公司总经理当时连发电邮都不会。

  两个老婆说“老婆股票会升值!”说自己会升值,还敢抛吗?

可是商场是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游戏。当时许多如雷贯耳的经济专家都说:互联网技术会创造一个全新的经济,谁跟不上,谁就会被淘汰。想想看,谁不害怕呀?于是,我们也拼命想找一家美国技术公司“结婚”。经过投资银行的介绍,美国一家大公司的副总裁来香港,期间可以跟我们谈谈。可是时间约到早上8点,这在香港是非常罕见的商务会谈时间。我当时有点纳闷:看来互联网的人就是不一样!第二天早上,7点50赶到人家香港分公司,一进接待室我差点晕了,原来在我们前面已有两批人,一批人正在会议室里同那个副总裁谈着,另一批人还在会议室里等着。8点45分,轮到我们,30分钟谈完,结果不用说了。

  我安排员工组织了一百万只电子手表过来,安排自己的员工分成十个队到四川地级市去销售,让成都百货的员工在成都销售。

老师永远是老师。从此,我明白了香港人说的:“马死落地行”是什么意思。

  当年分家庭成份,我家是地主,父亲一兄弟,在农村势单力薄,是受人欺负的对象。小时侯,就被两个人无端的打个耳巴子。

我看大明星有点不明白,就解释说:“她们工作10年,除去吃喝也就攒了80万,交了这套房子首期后,什么都没剩下,可是现在房子又没了,这不等于白白给公司干了10年。如果能退房,她们早退了。你没看这几天报纸讨论吗,很多人买了李嘉诚的房子,现在变成负资产。有人说在这种特殊时期作为香港首富的李嘉诚应该网开一面,不要再追这些负资产的人所欠的房子余款了。你猜这位首富李先生怎么说?他说:香港是个重合同守信用、风险自担的社会,你没看到金融泡沫只能自认倒霉。如果这个泡沫不破,你的房子赚一倍,我也没理由跟你分利润。”

  随便先生被父亲和他的同学们抬举得很高,自见面认识后,对“随便”也有了认可和更深的理解。

“泡沫是很难确定的,除非它破了。”—— 格林斯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