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小河又来咖啡馆,走路时却被一位骑自行车的“冒失鬼”撞的头破血流,呢帽子也掉了,一下子围上很多“好心人”,张罗着要送小河去医院。在慌乱中,侦查员拿走了小河的帽子。果然,里面有日使给黄浚的指令。

廖雅权,就是号称“帝国之花”的著名女间谍——南造云子。1909年,南造云子出生在中国的上海,其父南造次太郎是日本老牌间谍机构“黑龙会”的重要成员,长期在中国活动,是个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南造云子自幼在中国上学,13岁时被送回日本,在神户一所特工学校受训,著名的特务头子土肥原曾当过她的教官。1926年,17岁的南造云子被派到中国大连,开始她的间谍生涯。1929年,南造云子被调往南京,化名“廖雅权”,以失学青年的身份作掩护,打入国民党政府国防部汤山温泉招待所当招待员。南造云子能歌善舞,妖媚迷人,凭色相勾引了一批国民党高级军官,窃取了许多中方的重要军事情报。如她窃取了上海吴淞司令部给国防部的扩建炮台的军事设施报告,后来日军进攻上海时,很快利用这一情报将要塞摧毁。

1937年8月25日,蒋介石召开例行会议,提出想亲临已是烽火联天的淞沪战场去视察,但苦于南京到上海的海陆空路都被优势的日本航空队封锁,难以成行。会后,副总参谋长白崇禧提议:“英国驻华大使许格森明天从南京去上海租界,接见英桥领袖,您可搭乘他的轿车同行。英国是中日战争的中立国,其轿车插有英国旗,可以免遭日机的轰炸。”

巧设内线,收集罪证,逮捕日谍特务

蒋介石当时接纳了这一提议,但回到官邸后,又改变了主意,在半夜时乘自己的房车冒险驶往上海。次日,当蒋介石已秘密到达上海时,日军飞机欲把在半路上的许格森房车炸毁,许格森身负重伤。蒋介石大怒,限令军统特工捉拿想日军通风报信的日本间谍。而知道白崇禧建议的则只有蒋介石,白崇禧,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等几个人。军统经过调查,逐渐将目光锁定在黄浚和他身边一个叫廖雅权的女人身上。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帝国主义为了配合对中国的军事进攻,向中国境内派遣了大批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间谍。这些人乔装改扮,掩藏身份,通过种种关系秘密潜入到中国各地以及国民党当局的各个部门,想尽一切办法刺探中国高级军事情报,为日本的军事侵略行动服务。据调查,在这些日本间谍中以日军特工总部打入国民党南京中央政府核心的间谍,对中国初期战局威胁最大。他们不仅造成了中国军队封锁江阴要塞全歼日舰于长江水面的军事计划破产,而且还差点要了蒋介石的性命。

但数月后,日军攻陷南京,南云造子乘乱逃走。1942年,她被军统特工暗杀。

当把“猎物”带回队部,翻开夹层一看,里面果然藏着秘密情报资料,其中有蒋介石暗中部署精锐陆军师移防上海、苏杭一带的重要情况,还有一张南京下关要塞地形图,资料显示出是黄浚的手迹。罪证拿到了!丁队长立即实施逮捕计划。李荣芳紧急约见莲花探询黄浚的动向。丁队长还向莲花布置当晚逮捕黄浚行动的联络暗号。

特工把事先写好的一封假信放进帽子中,内容指示黄浚:明晚11时,将间谍组织的成员聚到黄公馆,日本使馆人员将亲发津贴并安排任务。特工飞车赶到上次的咖啡馆,并将帽子挂在那个特定位置。黄浚一伙和南云造子均在次日半夜被捕。黄浚被抢毙,南造云子被判无期徒刑。

特警二队外事组特工李荣芳接到任务后,立即启动“203”。在一家酒楼,李荣芳约见了陈耆才。李荣芳问:“在领事馆里,有哪些中国人与须磨往来?”“203”想了一阵,说:“根据我的观察,国民政府中的那个机要秘书黄浚和须磨来往最多。”

黄浚幼时已被称为神童,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后来进入南京国民政府任职,逐步升至行政院主任秘书一职。黄浚平时经常出入国防部的汤山招待所,除了公事,还要和美貌动人的女侍应廖雅权欢愉一番。经军统调查,廖雅权果然是日本王牌女间谍南云造子。1929年,南云造子到汤山招待所当侍应,用美色收买了黄浚。

黄浚,字哲维,号秋岳,福建闽侯人,出身书香世家。1916年,黄浚赴日本就读早稻田大学。黄浚不仅通晓日文,而且熟悉日本的风土人情,内心十分崇尚日本文化。学成回国后,黄浚先与林白水办了一段报纸,后进北洋政府当了一段时间的职员。北洋政府垮台后,他通过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关系到南京国民政府任职。因林森与黄浚是同乡,遂将其调任行政院任秘书主任。这样的身份使黄浚有机会接触国民党高层核心机密。亲日派汪精卫上台后,黄浚备受赏识。他经常随汪精卫一起参加外交活动。恰巧,当时的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须磨是黄浚在早稻田大学的同学,因为这层关系,他经常去日本领事馆走动。时间久了,在须磨的重金收买下,黄浚改变了立场,彻底叛国投敌,在国民党高层中建立了一个以他为头目的间谍集团。须磨指示他除与日本领事馆方面秘密接触外,还与一个叫“廖雅权”的日本女间谍单线联系。

侦查员在黄公馆外观察多时,,看到黄浚的司机经常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兜圈子。某日,莲花密报:司机跑进书房,把头上的呢帽子交给了黄浚。难道这呢帽子里面有什么名堂?

可是即便如此,细心的侦查人员还是发现了一些问题。他们对黄浚的小车司机产生了怀疑。这个司机每次外出都骑自行车,特警队曾派人跟踪过他,除见他在街上兜圈子外,还去过一次国际咖啡馆。当跟踪人员将这一情况向丁队长汇报后,负责在日本总领事馆监视的人也传回消息说,领事馆中的日本人小河曾在相近的时间到过新街口国际咖啡馆。根据这一情况,钟高玉提出再跟踪一次,弄个水落石出。

抓黄浚这样的高级间谍必须有充分的证据。军统侦查员李荣方和锺高玉负责监视黄浚的住宅,通过几天的侦查,,决定在黄家的一个丫鬟身上做文章。

李荣芳立即将情况向队长作了汇报。富有侦破经验的丁队长深思了一会儿,似有所悟猛击一掌说:“对了!布雷泄密等一系列事件后,黄浚很少去须磨那里,这现象反常。”丁队长把分析的疑问向谷正伦作了详细汇报。谷正伦也刻不容缓地向蒋介石作了汇报,恰好此时也查出混入军校的可疑分子所乘坐的车正是黄浚的车号。蒋介石立即下令:把侦破的重点转向黄浚。

一天傍晚,这小姑娘刚出门,突然从门口树上窜下一人将她按倒,又将布团塞到她嘴里,让她无法呼救。这时,一位路过的好心人大喊“住手”,并和歹徒打了起来。歹徒很快败下阵来,夺路逃去。小姑娘对救命恩人很是感激,从此二人时时往来。“恩人”知道了小姑娘叫莲花,而莲花也愿意提供黄浚的消息。其实。“英雄救美”就是李荣方和锺高玉导演的双簧戏。

早在“七·七”事变后,日军相继占领平、津及华北广大地区,侵略矛头直指南方,上海、南京早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此时,蒋介石根据日军最新动向,经过反复谋划,决定先发制人:立即采取闪电军事行动,密令海军迅速封锁长江下游最狭窄的江阴要塞,并对吴淞口至江阴要塞执行三线布雷,迫使日军停泊在江阴上游至汉口的七十多艘战舰、三千多名海军陆战队员以及装甲战车、炮兵缴械投降。这一行动如果成功,对即将全面进攻上海的日军是一次有效的打击和遏制。

第2天,军统特工跟踪司机进了一家『国际咖啡馆』,司机很熟练的将呢帽子摘下来,挂在墙上。有一顶一模一样的呢帽子就挂在旁边。没多久,司机的帽子被一个喝咖啡的日本人拿走了:特工认出,他是日本大使馆管理员小河。

江阴泄密事件不久,就发生了英国大使许阁森专车被炸事件。消息传来,白崇禧不禁汗如雨下。联想到此前江阴泄密事件尚未侦破,自己的建议险些送了蒋介石的命,白崇禧不敢再想下去。

几天后,钟高玉装作游客的模样,叼着烟卷在一家杂货店前若无其事地溜达。突然,黄公馆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十八九岁、长得十分漂亮的姑娘。她着装朴素,抱着小孩,朝一家商店走去。钟高玉断定这是黄公馆的女佣人。这时,李荣芳走过来,对钟高玉说:“小钟子,这是黄公馆的人,对我们有用。”钟高玉疑惑不解地看着李荣芳。李荣芳笑了笑,将嘴附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一阵,最后说:“干不干?”钟高玉将袖子一扎,回答说:“行吧,就这样干!”

半个月后,经军事法庭审判,黄浚被判处死刑。至此,潜伏在国民党中央高层的日谍集团全部被查出,国民党当局的核心机密也没有再泄露。黄浚的落网给国民党当局敲响了警钟,此后他们加强了对高级机要人员的核查和监控,防止第二个黄浚的出现。黄浚伏法后,南造云子也被捕获,并被判无期徒刑,关押在南京老虎桥监狱。几个月后,日军大举进攻南京,南造云子乘乱逃出监狱,潜往上海,继续从事间谍活动。国民党军统特工人员多次派人追杀,均未得手。直到1942年4月的一个晚上,南造云子单独驾车外出,被军统特工发现,秘密跟踪,在上海霞飞路一家咖啡厅附近将她击毙。“帝国之花”就此凋谢。

“近段时间很少见他来。”“203”回答。

三起大案连发,震惊国民政府中枢

“他近来到过领事馆吗?”李荣芳问。

会议结束后,蒋介石考虑到在自己的国土上出行,居然要乘坐他国的车辆,实在有失国体,再加上自己的特殊身份,于是改变主意,坚持乘坐自己的车到上海。不仅如此,生性多疑的蒋介石还改变了出行的时间,把原本白天的行程,改在了晚上。就这样,蒋介石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南京出发,顺利、安全地抵达了上海前线。当时,蒋介石并不知道,一个血腥的刺杀阴谋恰恰因为他的一念之变,而没有得逞。

谷正伦感到案情重大,经过反复权衡,决定打出他手中的一张王牌——南京特警二队。南京特警二队在当时专门做日军反间谍工作。两年前,由于他们成功策反了日本驻南京总领事须磨身边的贴身勤务员陈耆才,而在国民党特务组织中颇有名气。

袭击事件后,深谙其中意义的蒋介石勃然大怒的同时,也惊出一身冷汗:当天决定乘坐许阁森大使专车去沪的最高军事会议,只有最高层的几位军政大员和行政院机要人员参加,这么重要的机密情报怎么会如此迅速而准确地传到了日方军事指挥机关那里呢?其实,在英国许阁森大使专车遇炸案发生的前后,南京国民党政府高层,就已经发生了多起极其重大的日谍案。这起针对自己的谋杀,令蒋介石感觉到身边有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这令他终日惶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