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开了已经非常久了,可是还是没到家,这条路是回家的路可是为什么还没到家呢?她非常着急,她身体越来越冷,这么热的天气紫菱皮肤却被冻得发紫。她又看了一下时间,平时应该早就到家了啊!

   
到了小区门口还没下车就听到某人的大嗓门在说话,扭头一看确实是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在一堆,看起来是刚吃完宵夜的样子,突然为自己觉得一阵心酸眼泪就掉了下来。这时他在后面喊了我一声,真不想理他,就快步跑回家了。进门已经差不多十一点了,这时他也进门了,进门就喊老二拿作业出来,这时很心疼孩子,因为有个不靠谱的老子,没能力的妈妈搞到这么晚还没人签字。

  不久前,我带着妻儿回老家给父亲上坟。从济南到老家的公路非常好,车辆也不多,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到家了。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回家没有事先打电话。因为,我头一天的时候看天气预报,知道老家这一天有雨。下雨的日子里,气温是非常低的,尤其是农村,就更加凉了。如果母亲知道我要回去,是一定会在村口迎接的,而且她会很早就从家里出来,站在村口张望。我担心天凉会冻着母亲,她老人家已经82岁,而且因为得了一场脑血栓,已经失语一年多,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了。
  
  但是,当我的车子拐下公路开到村里的小路上的时候,我一眼看到,母亲正拄着拐杖,站在路口向着公路的方向张望。凝视着细雨冷风中的母亲,我已无力控制自己的泪水。羸弱的母亲,尽管没有接到我的电话,仍然冒雨出来迎接远方的儿子,因为她知道儿子今天一定会回来,我甚至不知她已在那里守候了多久。停下车,我告诉儿子,快下去,把奶奶扶到车上来。妻子和儿子一起下车,我看着他们跑向母亲。我慢慢地把车开到母亲身边,下来扶着她,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说出来。母亲先盯着我看,然后用手抚摩着孙子的头,我看得出,她很高兴。她冲我用手势比划着,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孙子又长高了。
  
  按照我们老家的风俗,这一天,女儿是一定要到爹娘的坟上烧纸钱的。这么多年了,因为母亲的身体不好,再加上年事已高,我们就一直没有让母亲去过外公外婆的坟地。今年,当我和姐姐一起给父亲烧完纸钱之后,我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母亲一定也在想着去给自己的爹娘烧纸钱。因为,她一定知道,对于自己来说,这样的机会就快没有了。从父亲的坟地回来,我就对母亲说:娘,咱们去姥爷姥姥的坟地,给他们烧纸钱去吧。我看到,母亲听完我的话,眼里的泪水立刻就流了出来,她马上给我打手势,意思是立刻就走。之后她又急切地给姐姐打手势、比划,我和姐姐立刻明白,她的意思是快准备纸钱。
  
  从我们的村子到外公家的坟地也就有两公里的路程,我让母亲坐在前排的座位上,想让她再仔细看看熟悉的地方和风景。因为自从母亲得病以后,我们就哪里也没有让她去过,她已经有几年没到过她熟悉的道路和田野了。
  
  母亲的眼睛一直在不停地看着窗外,我尽量把车开得很慢很慢,两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半个小时。到了外公外婆的坟地,我和妻子扶着母亲来到坟前,姐姐点燃了纸钱,我和儿子给外公外婆鞠躬。此刻的母亲,表情安详而平静,她很认真、很仔细地看着坟地周围的一草一木。她似乎在对自己的双亲说,我带着子孙来看你们了,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来啊。
  
  回家的路上,母亲很高兴的样子,满脸都是那种愿望实现后的喜悦。可是,当我告别了母亲,当我开车离开村口,我的情绪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平静下来,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母亲啊,我除了给您一头白发,还给了您什么?
  
  我的真正已经是风烛残年的母亲,明年的今日,您还能在村口迎接自己远方的儿子吗?(文/鲁先圣)

     
儿子在奶奶家呆了没几个小时,我们点玩库就可以回家了。这又联系着去我妈家。好久没休息了,也就没去妈家。老爸看到儿子说儿子又长高了。哈哈,有那么明显吗?才一个月没见?

今天怎么感觉路变长了。凌晨十二点多了她依然还在回家的路上,她着急的叫着开车的师傅,但是当师傅转过来的时候她吓坏了,一个阴森森的男人望着她,脸上还有疤。并发出有”什么事”的声音,可是明明没见他嘴巴动,重要的是他没有鼻子,脸上发着光,她吓得大叫出声,双手也没有停下,推车门用各种物体砸车窗,可是一切都是徒劳,各种暴力好像打在棉花上,只见师傅又发话了,小姐几百年没见你了,何必惊慌。大家可想你了,再加上笑声,紫菱更恐惧了,她一直在安慰着
自己没事的,肯定是自己想多,说不定他会腹语,或许是谁想吓她,自己可是法院上班的,一身正气,怕什么。

     一边洗碗一边哭,没有人爱的人生已经看得到尽头……..

   
儿子还是不认真复习。先生一直用平板电脑诱惑他,说他考第一就买,最后放宽到前五。哈哈,儿子还是没把握。

天快亮了,她又坐上来时的车回去了,在离法院较长的路段停了车,师傅不能靠法院太近就只能看着她进门才离开,白天上班都没精神,下班后她马上买了很多纸钱,急急忙忙打的士去了那半山腰,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们,天色已经很黑了,她一个人也不知道害怕,不知不觉她竟然看到了夫人,

 
 下午七点十五分在地铁站跟合作伙伴挥手道别,算算到医院的距离大概八点能到,路上给某人发了一个微信说了要去打吊瓶估计十一点到家了。某人没有回复,到了医院旁怕打针时低血糖犯了吃了点东西,默默的开始挂针,期间回复了几个客户的问题,反馈了几点工作进度,中间还接了一个老大询问几点回家的电话,他明确表示不想要爸爸签字。听到儿子这样说看看还有剩两大袋的药水,低调的调快了点滴的速度。

     
今天早上闹得不愉快。儿子不愿起床,可昨晚说好了一起去奶奶家。儿子起来就嚰蹭着找东西,我因为班车要到点了不想等他,他爸就吼他,不准找了,必须走。我心软,看儿子不愿去就不打算带他了。儿子被他爸吼哭了。这一路上儿子都不高兴。上车的时候忘跟司机说儿子在奶奶家下车。想等到站的时候再说,没想到这路上一眯眼就到了。还是司机师傅说道边有老人,问我下车不,才知道已经到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