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抗战作品,当它的主人公们故事主体从抵抗侵略者升华到民族大义升华到爱国,那么这部作品便有了更高层次的主题。于是,《雪豹》便有了被读者和观众所理解和引起共鸣的情节。

从写纸质出版到数字网络文学,再到经历六年转型成为影视编剧,骠骑经历了艰辛的历程,他认为这种艰辛是自己必须经历的一种蜕变,更是一种升华。

与传统军旅文学作家“中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影视剧”的成长经历不同,刘猛和兰晓龙的成功在于,他们虽然在中短篇和长篇小说领域少有建树,但能够迅速把对时代、军队的敏锐感受与新媒体形式结合,并产生轰动效应。这一文学现象给我们的启示在于,市场选择、媒介变化与文学创造并非完全对立,关键在于谁对历史的脉动更为敏感,谁就可能开辟出一片的新的领域。

也有作者创作能力比较专业、比较成熟、创作上不需要编辑引导。那么我们网文编辑如何助力他们的创作?

有识之士曾批评这类东西是“缺钙”艺术。《亮剑》《历史的天空》《英雄时代》等一批优秀军事题材长篇小说的出现,之所以被评论界誉为中国作家为一代人提供的“补钙文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批作品对流行的低俗文化起到了强有力的反驳作用。

何为网络军事文学?按朱向前的理解,这是文学网站对与军事相关的文学作品的一种称谓,也是一种分类方式。这种分类方式与中国当代文学中的“工业题材”“农村题材”和“军事题材”的含义不同,其背后的运行机制也不同。它是严格按照市场接受的程度来进行划分,并受到市场认可的文学种类。它按照市场规律进行大批量生产,而且通过市场渠道,拥有大量读者并具有十分巨大的社会影响力。按照这种市场化的分类方式,我们所认为的“文学”,仅仅算是“经典文学”,只是与玄幻、穿越等并列的一个文学种类,而且接受程度远不如前者。

刘洪涛笔名漠北狼,出身军人世家,曾是一名特种兵。十多年前在部队退役之后,他被分配到某工厂,出于对文学的热爱和对自己人生更高点的追求,他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回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坚持写书。2005年前后引起强烈反响的《兵王》就是他在这样的情况下创作出来的。随后,刘洪涛以坚强的毅力和执着,又为读者们奉上了特种兵系列长篇小说《兵道》。

另一位网络军文作者流浪的军刀也是军人出身,他曾在苦寒之地戍边,对军营和军队有着深厚的感情,对军人的勇敢、单纯,牺牲与奉献更有深切的体会。大概正因为始终对军队的生活难以忘怀,流浪的军刀开始书写自己熟悉的军营故事。《终身制职业》《愤怒的子弹》《使命召唤》……每写一本新书,他都尽量有新的突破。他不喜欢进行重复劳动,更愿意挑战自我,书写对于自己和读者都新鲜的东西。

朱向前表示,军旅文学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位为纯文学或精英文学,以社会影响力引领时代风气,历来是军旅文学的一大特色。从这一点上看,军旅文学不可能,也不能去意识形态化,而沉迷于纯文学的小天地。对历史走向和现实发展的敏锐感知,历来是军旅文学安身立命之本。20世纪80年代,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与人道主义成为同道人,为思想解放做出了历史功绩,与此同时,徐怀中的《西线轶事》、李存葆的《高山下的花环》、朱苏进的《第三只眼》和莫言的《红高梁》大胆打破禁忌,直面人的基本欲求,塑造了新的军人形象和英雄形象,成为了新时期文学的名篇。新世纪以来,经过台海危机等系列事件,军队现代化提上了历史日程,柳建伟的《突出重围》和徐贵祥的系列作品直面军队建设深层次矛盾,塑造了职业军人的新形象、新个性,从而成为了新世纪文学潮流的弄潮儿。

《特战先驱》写到大约三十万字时,遇到了长篇小说创作中常遇到的瓶颈,周军觉得写得比较艰难甚至有些迷茫。于是我们就作品故事发展前景进行了探讨。我知道周军正在创作的这部《特战先驱》,字里行间渗透着愿为国家献出生命、抵抗侵略者的男儿血性,他把主人公周卫国和几个主要人物塑造得栩栩如生,两军交战战斗场面惨烈感人,具有很强的创作能力。他不缺创作灵感源泉,遇到瓶颈只是暂时迷茫于作品主题发展方向。我们在QQ上深夜交谈,谈到了民族大义、书中人物的各自身份、这些人物各自社会背景、教育背景等。我们谈到这些人物有什么共同点,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抛弃己见联手抵抗侵略者?聊到这里我打出了两个字:爱国!当民族危机深重,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各阶层民众毅然奋起抵抗,谱写了彪炳史册的爱国主义篇章。他们的英雄气概、视死如归精神来自哪里?热爱祖国!

三是现实类:这是网络军事文学最大的板块,不仅社会影响力巨大、读者关注度最高,而且在形式、内容创新方面取得了较高的成就,构成了对中国当代军事文学的有益补充。相较于古代战争,现代战争故事在其中占据相当大的比重,而抗战题材又是重中之重。正面描写抗战,或是以抗战为叙事主体的网络小说有好几千部,其中最为读者熟悉的有骠骑的《诡局》、雪夜冰河的《无家》、菜刀姓李的《遍地狼烟》、却却的《战长沙》等。此类作品最大的特征是在正面叙写战争的基础上,注重文本的故事性、传奇性和民间性。

刘猛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后入伍从事文艺创作。开始创作之前,几乎未有从军经历。他的军旅题材创作,更多地代表了七八十年代热血青年对中国军队和当代军人的一种想象和期待,开辟了军旅题材创作的新天地和新气象,受到了市场和读者的欢迎。另一方面,他的创作与真实的中国军队距离遥远,较少深入军队变革的复杂层面,且在文学性层面少有突破。

我在北京铁血科技股份公司(铁血网)旗下的铁血读书网工作了近20年。工作职务从编辑到高级编辑再到目前的名誉主编。可以说我见证了网络文学近20年的发展,其间我结交和助力了许多中青年网文作者,被作者读者们亲切地称呼为“花姐”。

在图书出版界,军事题材一向持续受到关注。而在网络,也有点击率动辄过百万的军事小说,以及早在2001年就开始运营的军文领域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铁血网,它不仅是国内较早的原创小说在线阅读平台,也一手将网络军事小说推向线下出版。网络军事小说衍生品的覆盖面和影响力令人咋舌,成为当下中国文学类型化写作中极具发展潜力的部分。

兰晓龙的情况稍有不同,他以电视剧《士兵突击》的热播而声名鹊起。其主要军旅文学作品有话剧《爱纳尔·突击》、长篇小说《士兵》和电视剧《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等。他与刘猛的经历较为相似,在创作之前较少军旅经历,但极为敏感地捕捉到了新时代军人,尤其是普通士兵内心世界的新质,而且大胆地与影视新媒体结合,把这种新质迅速地传达出来,也因此取得了极大的共鸣和成功。

在2005年,铁血编辑部利用铁血系统短信动员和召集《兵王》《兵道》的读者们建立和扩大QQ粉丝群,粉丝们纷纷写书评留言与作者互动,这对作者是很大的鼓励。我们组织热心粉丝成立专门的站内站外宣传团队推广这两部作品,不长时间,刘洪涛的特种兵系列小说就成为网络军文界的热点作品,一部《兵王》在当时吸引了许多热血青年参军入伍,争当兵王。

网络军事小说在主题方面最大的问题,是有些小说的历史观偏颇,与主流价值观不符,比如如何处理历史上的国共关系。另外,大部分现实类军事小说关涉近现代革命史,一些作者处理历史细节的功夫做得不够,导致小说情节与历史史实不符,甚至出现谬误。

以此观之,网络军文实际上有着相同的历史敏感,他们也在不自觉地表达了当下中国的诸多敏感问题。例如,军文的国家民族意识空前强烈,为祖国牺牲的精神十分鲜明。军文的士兵本位意识非常凸出,他们很少站在军官的立场上叙写故事。他们可以天马行空地写战争,写反恐,写新的战争形态。军文的结构一般比较宏大,不经意间也包含了一定的历史容量。同时,一些作品确实达到了相当的艺术水准和思想深度。

他的作品和努力引起了有关方面的关注,我还记得那个让我们为刘洪涛自豪和高兴的日子。有一天,刘洪涛突然向我们报喜:他接到二次入伍的通知,成为原成都军区政治部的创作员。刘洪涛重回部队后下连队去边疆体验生活,创作了更多的军旅作品,他作为编剧创作的《突击再突击》等几部影视作品在军内外引起较大反响。

谈网络军事文学,无法回避铁血网。2001年,蒋磊创建铁血网,建站初期即以网络军事小说起家,汇聚了大批网络军事文学爱好者和评论家。自带军事基因的早期用户群体赋予了铁血网天然的、相对专业的讨论氛围。直到今天,铁血网依然是诸多军事文学作者寻求创作灵感和素材,提升作品专业性的不二阵地。

以网络军文起家、有代表性的军旅文学作家是刘猛。他以《狼牙》《冰是睡着的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等长篇军旅小说横空出世,其中《狼牙》在2005年左右在新浪读书点击排行榜长期居榜首位置。之后,刘猛又转入影视剧创作,以《特种兵》系列又创造了军旅题材电视剧的收视率新高。

铁血读书网的签约作者专职创作的为数不多,大都有自己的工作,写网络小说属于爱好。尤其是一些年轻的作者,有一部分是凭着自己对写作的喜欢,还有一部分是看别人写书觉得不过瘾,自己开始试着写。这就需要网文编辑对他们给予创作上的引导和启发、技术上的支持和精神上的鼓励。

如果梳理一下网络军事小说,会发现这一题材在网络文学诞生初期就出现了。

朱向前指出,无论如何,网络军文的兴起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事实上,互联网等新媒介的兴起,正在慢慢改变军旅文学的“文学性”。假以时日,这个方面的影响将更加凸显。毕竟,文学总是随着历史的前进不断地改变自身的内容。综上所述,我们在此作出如下判断:由于网络军文自身存在的问题,它的迅速繁荣很大程度上存在昙花一现的可能。另一方面,它身上所具有的新特质,又可能为军旅文学带来新的生机。

十几年过去了,作者周军早已成为一名较有名气的骨科医生。作为经典电视剧《雪豹》电子版责编,这部著作创作发表中的一些往事和推广过程,也让我至今难忘。

《诡局》作者骠骑,军人出身,2009年原创影视作品《山河血》系列,2014年创作影视剧《诡局》,2014年完成院线电影《传国玉玺》创作,2004年至今出版数十套小说《特遣行动》《天诛》《壮志凌云》《抗日之血色烽火》等。有新人问过骠骑:如何成为“大神”?骠骑答:把同期一起写作的都熬没了,你就是“大神”了。

另一方面,网络军文受制于它的生产机制,又存在着一些严重的问题。首先,写手们几乎没有军旅生活经历。他们笔下的军队更多地代表了一种时代的情绪,而不是一支能够真正覆行使命的军队。更不可能真切地表达当代军人内心世界的丰富内容。其次,网络军文普遍较为粗糙。写手们每天要写几千乃至上万字,难有时间静下心来精心考虑、反复推敲作品的结构、主题、修辞、意境、语言,更无法“十年磨一剑”,难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第三,网络军文的本质是一种消费性的文本。主旨在于吸引眼球,因而少有部队作家那种强烈的忧患意识,很难直面军队现代化过程中的各种问题。第四,网络军文在生成机制与评价体系上与军旅文学完全不同,这也为两种文类相融合造成了困难。第五,网络写手对于文学史价值体系不感兴趣。他们眼中似乎不存在文学史这个维度,而更关心读者的反应和相应的经济收入。

电视剧《雪豹》是根据我们铁血读书网的原创小说《特战先驱》改编的。2005年到2007年该书创作期间,我作为小说的责任编辑一直关注着作品的创作情况。

马季认为,在网络军事文学的版图上,中华杨的《中华再起》,天使奥斯卡的《1911新中华》,卫悲回的《夜色》,刺血的《狼群》,最后的卫道者的《边缘狙击》,宋海锋的《锋刺》,烈焰滔滔的《最强狂兵》,疯丢子的《百年家书》等作品各有建树。另外,创作队伍中的女作者也不乏其人,随波逐流的《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却却的《战长沙》,疯丢子的《战起1938》,雨中蔷薇的《烽火迷情1937》,时空错乱的《重生之抗日巾帼》等等,都是引来喝彩的女性军事文学作品。

“反观多年以来的军旅文学生存状态,其内部有一套完整的选拔、培养、评判、奖励、流通机制,有专业的指导、管理、教学机构,有专门的奖项,也有力度可观的扶持,还有数量相当多的文学杂志。应该说,军旅文学的硬件设施很强。但是,如果单纯就社会知名度、影响力等软实力而言,军旅文学与网络军文天文数字的点击率相比,就相形见绌了。”朱向前认为,我们甚至有一种危机感,军旅文学的生存圈子正在缩小,军旅文学正在成为小众文学!这些现象的背后,有什么深刻的原因呢?作为文学史研究,我们有必要直面自身的危机,了解自己也了解挑战者。

我认为网络文学编辑除了要有正确的政治导向观念,更需要有丰富的阅读量和很好的文字感悟能力,当然还要具备一些其他能力:思维活跃,有创新意识;有耐心、有上进心,学习能力强,善于总结分析概括,善于沟通,乐于沟通。

网络军事小说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叙事节奏不匀称,人物日常生活与战斗场景不平衡。为给读者提供畅快淋漓的阅读感受,在小说中大篇幅描写激烈的战斗场景,而忽视了这些场景与人物经历和性格养成之间的必然联系,出现“为厮杀而厮杀”的场景描写。这不仅使小说有严重的“注水”感,而且由于要细化战斗场面,就会出现一些血腥的描写。

《我的团长我的团》剧照

比如大家熟知的特种兵系列电视剧编导刘猛。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年轻军人刘猛是作家,后来当了编剧和导演。他于2003年创作的第一部军旅题材小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荣获全军文艺奖。刘猛在铁血读书网发表了一系列军旅小说:《冰是睡着的水》《刺客》《危机四伏》《如临大敌》等。

近些年,铁血网一直在为网络军文和作者提供发展的土壤,除近些年搬上荧屏的电视剧《雪豹》《川军团血战到底》《二炮手》《渗透》《代号叫麻雀》的原著小说之外,还向影视行业输出了多位知名编剧。《建党伟业》《建国大业》《智取威虎山》的编剧董哲,《二炮手》《渗透》的编剧林宏,电影《战狼》编剧最后的卫道者,《我是特种兵》的导演刘猛,海军题材电视剧《火蓝刀锋》的作者、编剧冯骥;《永不磨灭的番号》原著作者张磊等,都曾是铁血网早期的军旅作家。

进入本世纪初,互联网兴起,起点、盛大、晋江等一批文学网站崛起之迅猛,影响之巨大,令人惊讶。建军90周年之际,中华读书报记者专访原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评论家朱向前,探讨关于网络军事文学的发展及问题。

对这样的热点专业作者,我们采取的助力措施是:做好作品的推荐,比如网站各个栏目的热推,组织热心网友在小说优秀评论区发表长篇观后感书评,用奖励铁血特有的升级虚拟军衔所需的升级分,激励众多读者在作品下发表自己的读书感受等。多年以来,刘猛对读者们在他的作品下即时发言交流的场景念念不忘,夸赞网络军文读者与作者的互动与交流,那种感受是实体书作者所体验不到的快乐。

据铁血网读书主编张丽丽介绍,铁血网优秀军文作者的身份是多元化的,他们可能从事着社会上的各种职业,但他们无一不是重度军迷,有情怀,有理想、热爱祖国。

《我是特种兵》

当时编辑部做了细分工,专人详细分析关注其作品从订阅到流量的数据增减,根据数字分析适时制定一些推广措施。我这个责编QQ日夜长时间在线,及时处理一些突发情况,全力鼓励和支持作者创作。

桫椤分析,从网络军文作品的故事情节和主题思想可以看出,与传统意义上的军事文学相比,网络军事小说蕴含着独特的历史和审美价值,也表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从题材上看,在网络上人气最旺的军事小说中,抗战题材和特战题材占比最大,是两大主流。在上述小说中,《抗战狙击手》《雪亮军刀》《遍地狼烟》《烽烟尽处》《锋刺》等都是正面书写抗战的作品,而《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弹痕》《愤怒的子弹》等则描写特种兵的生活。这两类题材的流行,深刻反映了大众对历史的记忆和对未来国富军强的热切期待。抗战留给民族的伤痛和所激起的民族斗志已经成为社会的集体记忆,抗战题材网络小说的创作、传播和接受热潮,正是对此的文学表达。

图片 1

有许多人好奇地问过我:你们网络文学编辑到底是做什么具体工作的?也有人问如何做一个合格和优秀的网文编辑?

四个大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