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的少年,懵懂的心,浅浅的踏进网络的包围圈。那是什么?是快乐?还是地雷?

         当网恋成了唯一的选择,遇到了她

        世界创造互联网,真是神奇。

  那一年的秋天,我心情不好,加上无聊,便打开电脑,开始在网络的世界里徜徉。

由于得了先天性脑瘫,从小除了看病就不怎么出门。所以也没什么同龄的朋友,但我是渴望交朋友的。没电脑以前,一天除了妈妈教我认字外大多时间是在看电视,电视上的对话字幕也成为了我的“老师”。后来家里买了电脑,我的宅男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当我用我那相对而言灵活点的左手在键盘上慢慢的第一次敲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我高兴级了!渐渐的我对拼音跟输入法软件越来越熟悉,打字的速度也有所提高,但改变不了的是我身体的协调性。

       
90年左右出生的人是见证电视、互联网发展的一代。还记得小时候家里21寸的彩色电视机只能收5个台左右,后来通上闭路,全国省台大部分都能收到,但是十一二岁的我还是固定看几个台,山东综艺频道、生活频道和湖南卫视,他们就是小孩子的天堂。有一段时间搬家,闭路坏掉就没有再修,电视只能收到两个频道,山东卫视和垦利频道。我经常蹲坐在小马扎上看着这两个频道洗衣服,因为内容有限,连电视中的骗人广告我都看的不亦乐乎。但也是那段时间,我看了全世界最多最优秀的电影(因为垦利频道天天播电影),因为资源匮乏所以我看的非常认真,《罗拉快跑》《牛仔裤的春天》在那段时间就是我洗衣服打扫卫生的消遣陪伴。当然,我并不认为是因为自己年龄小,所以对资源的满足感就很容易达到,在十几年前,大家对信息和新闻资源的需求普遍是偏低的,一个地方新闻就足够全县家庭津津乐道一段时间。

  突然出现的一个游戏网站吸引了我,我带着好奇的心,注册了该网站,然后选了角色在游戏中玩耍。沉浸在游戏里面的精彩,使我越发好奇,忘记烦闷的心情,无法自拔。

那年是09年的冬天,正流行着“全民偷菜”,我十八岁。那时候对于爱情一知半解的我,是非常渴望尝试一下的,但现实是这种想法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奢望吧。我唯一的机会就是网络。当时在QQ里也几乎没有什么聊得来的网友,我一般都不会告诉网友我是残疾人,因为我觉得那样会有差距感。所以我就去了当时还算红火的网页聊天室,因为我是真心的想尝试一下恋爱的感觉,我知道恋爱的基础是相互信任,所以在聊天室里我坦诚布公的“对大家”发“谁愿意跟残疾人交朋友?”。当然有不少人哥哥姐姐来跟我聊,但基本都是一聊而过的那种,直到她的出现。记得那是第二次上那个聊天室,我接着在那发“有愿意跟残疾人交朋友的吗?”,一个网名叫怡亭的女孩出现在我眼前,我对这个网名第一感觉就不错,经过短暂的聊天,我得知她比我小1岁,那年初三刚毕业。在聊天过程中她的语气也丝毫没有表现出对残疾人异样的态度。其实我们这个群体常人看我们的态度或是好奇、或是怜悯、或是冷漠、甚至学样取笑的人也有,真正用平等眼光看我们的很少很少。这让我对怡亭越来越有好感。不过那天没聊多久她就突然下线了,此后的一星期我天天去那个聊天室等她出现,时不时在聊天室发“怡亭在不在?”。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和她聊了一次就那么想和她交往下去,可能是真的因为太寂寞了吧。但绝非是现在所谓的“空虚寂寞冷”。可我一连等了好几天,真正的他没出现,倒是出现了几个冒名顶替的。

       
后来台式电脑慢慢普及,每个家庭都装上了电脑和网线,QQ成为网上最流行的交友方式。在上大三之前,QQ一直是我聊天的主要工具,使用非常频繁,状态一天一发。第一次意识到QQ会给自己带来议论和评价是大一的时候,因为刚刚远离父母过独立的生活,对有点紧张也充满期待,索性每天起床后在QQ上为自己打气,发一些激励自己的心灵鸡汤(那还是一个心灵鸡汤备受欢迎的时代,哈哈),后来与好朋友打电话时,她一脸嫌弃的问我:“你干嘛每天发那些东西啊,受不了”。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网络是一个公共平台,它无时无刻不向外人输散自己的信息,所谓QQ状态不是自己发泄或表达的渠道,因为它不是一个隐蔽的平台,而更像个人的形象“代言人”。再后来微信火了,风头一下子超过了腾讯,因为它最大的亮点是私密,只有自己的好友才能看到留言和点赞。但是,值得思考的是微信朋友圈真的就比其他聊天软件私密吗?举一个很简单又不失尴尬的情况,因为朋友圈的私密性,我们会更大胆的在里面表达自己的情绪和观点,在状态的底下与不同的朋友谈天说地,因为以为其他人是看不见的,结果发现他们俩是共同好友,着实尴尬。所以总结就是微信朋友圈私密但有时候又充满尴尬。

  无意间,我认识了游戏里的女王“网蔓”。她的等级很高,技能很强,我很是羡慕,经常和她交流游戏心得。

终于在我快要放弃的第七天,她又再次出现了。为了下次能方便的找到她,我就向她要QQ号,她说她没有QQ,我就自告奋勇的马上帮她注册了一个。并在之后的聊天中教会她使用QQ面板上一个个功能,电脑大部分基础也都是我后来教的。在后来聊天过程中得知她是江西人,那年她没考上高中就来到了她哥所在的上海崇明岛,她先是卖了几天水果,因为没有身份证不让卖,就只能帮她哥看店了。由于她性格比较内向,那时的心情也处于低谷期,在上海也没什么朋友,我的开朗和乐观让我很快的成为了她唯一能够敞开心扉的人。在我们认识以一段时间后,两颗青春懵懂的心互相寄托着。虽然那时候我们并不了解对方的相貌和身高,但对那时的我们来说这些好像真的不重要。其实我们QQ上的聊天一部分都是离线留言,因为她怕他哥看见,而我妈又是在炒股的,只有在3点收盘后才是我的时间。其实我是既希望我妈看到又羞于让我妈看到,我想让我妈看到的原因是,我想得比较远,让我妈能够更早的了解她、接纳她。所以我们上线时间经常岔开。后来就发展到每天给她发邮件,邮件里包含了上海当天的天气、一些问候语、一些笑话、给她推荐的歌。可我就是不敢向她表白,
也许是我太自卑,也许是对这段感情的前途很迷茫。那些日子我们最期待的都是上线后看对方有没有在线,有没有给自己留言。那段时间我们都多了彼此,多了一份憧憬,感觉过得好充实的。有次我向她发起了视频聊天,在此之前我早已将对着我的摄像头关掉了,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狰狞的样子,我第一次看到了已幻想过无数次的面容,虽然她没有我想象中的美丽,但我还是很开心,可她那边却只能看到漆黑一片。我知道这对她不公平就给她发了几张我看上去较自然的照片。在接下来的交往中我们更加了解对方,虽然我没有表露出正面表白的意思,但在言语里却加了很多暗示。终于在一天她突然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如实回答“我怎么可能有啊”。她又说“说老实话。我很喜欢你”。她的这句话让我感觉到体温升高,心跳加速,整个脸部开始发烫,就像刚从温度很高的浴室里出来一样,我是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下来,让我充分得享受这一刻的美好啊!

       
我有一个朋友,经常被朋友圈困扰,给自己带来消极情绪。有时候给别人发消息,没有回复却发现他在别人的状态底下点了一个赞,生气;自己发了一个状态,朋友没有给自己点赞却给别人的状态点了赞,生气;发现别人朋友圈不是发好吃的就是出去旅游,别人的生活比自己的生活过得好,生气;同时给一个人留言,结果对方只回复别人,没有回复自己,生气;发朋友圈总有多管闲事和嘴欠的留言难听,自己看了生气,让别人看见也不好,生气。有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了朋友圈给自己带来的困扰,微信的点赞回复提醒的设定已经不能把越来越多的人不发朋友圈的原因简单归结于没有人点赞了,尤其是心思细腻的人,以上的状况都会给自己带来消极的打击,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并不代表大多数,受再大的打击再多的生气仍然都阻挡不了大多数人发朋友圈的欲望,也包括我。我经常分析这种冲动的原因:当我玩的特别开心的时候;当我心情特别低落的时候;当我拍到一张特别有感觉的照片的时候;当我看到一篇有意思的文章或电影的时候,这种发朋友圈的情感就特别足,恨不得马上编辑完文字和照片和大家一起分享,这也是有时候会删除曾经状态的原因,过于兴奋时发的朋友圈总让人后悔。许多调查认为发朋友圈是为了塑造自己形象和进行炫耀,但是,据我观察大家更多的是分享,分享自己的喜悦和收获,微信的便捷以及收藏功能对使用者而言更是一种纪念。当然,随着阅历的增加,价值观也随时发生变化。当发现一件事没有意义的时候,发朋友圈的冲动就减少了,这种心态的转折让我们从关注他人的一举一动转为关注自己,不再那么重视别人的点赞和评价,转而去认真的关心和认识真实的自己。

  “网蔓”很是亲切,待人也很好。每次我向她请教,她总会耐心的回复我,我想我一定是游戏中的傻蛋,玩了那么久,居然等级还是那么低,技能又那么弱。

憧憬片刻后自卑感又回来了,我没有立马要求跟她做男女朋友,只是跟她说“我也对你有好感,让我做你的候补男朋友吧”。因为我这样的回答,她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她,此后她就经常会拿别的QQ来试探我。我们的心就这样互相依偎着,懵懵懂懂得过了三个月。

       
有段时间我对网络和人际关系充满恐惧,越来越感觉自己生活在“楚门的世界“里。无论是网络中的社交还是现实生活的关系网,尤其生活在小县城里,大家都在互相窥探着彼此的生活,网络是通过朋友圈和微博,现实生活是通过人与人的关系网口口相传,自己既是受害者又是入侵者,这是多么可怕。当然,尽管朋友圈会经常给自己带来困惑和烦恼,但是不得不说我们已经离不开它了,发送消息,传播信息,通过朋友圈点赞与似近非近的朋友或亲人保持联系,起码见面的时候还能说一句:虽然好久不见,但我昨天还给你点了一个赞呢!

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 1

时间转眼就到了腊月十几。她说,她们快回江西过年了,来年想去其他地方打工。这就意味着我们将暂时失去联系,也意味着她真正的要踏入社会。那晚我想了一整夜,我想我是真的喜欢她,可又想了想,我们以后如果在一起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她将照顾我一辈子?我怎么忍心让她在那么好的年华里照顾这样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我吃喝拉撒。所以我选择放弃这段感情。为了让她更快更好的忘记我,去适应新的环境。第二天我狠心的把她拉进了黑名单。
当时的我感觉就像自己亲手把自己的心掏空,我记得十三岁以后我就没哭过了,可那天的眼泪实在是控制不住。后来她也不止一次的发邮件来问为什么要把她拉黑,我一直没回她。她或许觉得我好狠心,或许觉得我从未爱过她。看着一封封追问的信,心里真的好难受,可这不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吗?

  很奇怪,似乎她每天都是在线的,就算我有时那么早进入游戏,可是每次都能早早的看见她出现在游戏中。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更是加了彼此的QQ。

现如今她已是为人母。我还是一个屌丝宅男。回过头来想想,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在那冬日寒意正浓时却让我感受到了如春日般温暖的阳光。至少我经历过了。不是吗?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  她告诉我,她是这个游戏的开发者,而且她的生活都是离不开网络的。每天都会上线。

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我拥有和大多数人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尽管皆是无奈。但和大多数人千篇一律的人生来说我的人生也算是独特。调整好心态。我欣然接受!

  我很好奇:你吃什么,用什么呢?

  她回复:两个字,网络。只要有网络,一切OK!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发了一个疑问的表情给她。

  紧接着,她也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给我。网络真的很好用,上网淘宝买吃的用的,下个订单,已经是很平常的事儿了,只要有钱什么都好办!

  那你的钱哪儿来的呢?每天呆在家里上网,钱会自己跑到你的口袋里吗?

  当然!她又发了一个傲慢的表情。我还开了网店,目前生意还不错,天天都会有顾客上门购物。这不,钱就来了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