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根据中宣部和中国作家协会关于进一步做好网络文学创作研究工作的相关要求,不断加强作家协会与网络作家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促进苏州网络文学健康发展,苏州市作协成立了网络文学分会。市文联、作协在创作签约、职称申报、读书培训、采风交流等方面对网络文学加以引导扶持,将网络文学精品创作和人才培养逐步纳入到现有工作机制中来。近年来,苏州网络作家创作成果喜人,2018年有4人入选第三届橙瓜网络文学奖
“百强大神”,1人入选“年度十大作品获奖名单”,2019年3人入选第四届橙瓜网络文学奖“百强大神”。

关于网络文学写作的潮流转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会上提到这么几个概念:一是数据库写作,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学者提出,描述90年代成长起来的日本年轻人对文化产品的一种新的阅读接收模式;二是人工环境,可以理解为设定,是一个人工建构规则的世界;三是梗文,梗用一个词涵盖了一个巨大的信息段。“我在研究这些新的网络文学写作潮流中发现,文字媒介可能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来说可能是一个障碍,文字不够用了。”

(猪三不)

近年来,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为适应网络时代文学发展的新形势,不断探索网络文学工作的新途径以及为网络作家服务的新机制。去年底,我们开展了全省重点网络作家摸底调查工作,对省作协网络作家会员的个人及创作情况进行了细致调研,建立专门档案并以此为契机组建微信交流群,加强网络作家之间的交流联系,及时了解他们的生活、创作情况以及思想动态。

为推动苏州网络文学优质发展,催生更多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苏州市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于10月20日在苏州会议中心举行。对话会邀请了国内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知名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著名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围绕“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的主题进行对话交流。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对此提出四点看法: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不等同于传统文学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已有的创作手法适用于现实题材的表现,网络作家不需要都来写现实题材,现实题材也一定能出精品力作。网络文学的各类型、题材创作要做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沐清浅)

贵州的网络文学发展与其他省市相比相对滞后。据不完全统计,贵州省目前有近千名网络文学写作者,其中虽然也不乏在全国网络文学中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如fresh果果、南无理科袈裟佛、滚开、晴了、墨绿青苔、荨秣泱泱、一笑倾晨等,但从整体数量和影响力上来看还略显不足。

此次网络文学对话会的举办,对加大苏州网络文学对外交流深度与广度,进一步激发苏州网络作家队伍创作潜能,不断增强竞争意识与创新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技术上的冲击究竟会给网文带来什么影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去年提出传统网文的概念,她把传统网文理解为“起点”模式,它大体参照原来文学传统中的叙事形态。而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可能有更多的表达方式进入到网络文学当中。“我的悲哀在于,我清楚地看到了这个限制,我最多能研究传统网文。我觉得我的生命形态不同了,他们是5G带宽,我可能不能真正的理解。”

图片 1

随着网络文学从最初一个不为人所关注的小型产业,逐渐演变成为一个每年盈利亿计的大型产业链,近年来河南省亦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影响力较大的网络作家。据不完全统计,当前河南网络作家中较活跃的作者有三四百人,与四川、广东、浙江、江苏、北京、上海等地动辄数千人的网络作者基数相比,虽然人数较少,但这些作家已逐渐成为了我省整个文学体系中一支不可或缺的有生力量。2016年8月,在省委宣传部、省文联领导的重视和指导下,我省作协筹备成立了河南省网络文学学会,吸收发展了首批会员,并组织召开了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网络文学工作委员会主任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出席会议。

这样一种关于“迭代”或“转型”的看法,在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许苗苗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了对两种媒介接收模式的理解,“我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面临的不是文字的消失,或者文字成为障碍,而是说文字的障碍不存在了。文化的意象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在各个文化群体之间传承。这不是一种迭代关系,更可能是一种多样化并存的状态。由于每个人的兴趣是有限的,我可能会过滤和选择一些东西,但并不说明其他的东西我不能理解。”

图片 2

赵建雄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主要议题包括:1、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2、免费OR付费?——如何看待现在一些文学网站推出的免费阅读模式;3、如何发挥网络文学优势,走出一条网文现实题材创作的新路。嘉宾们结合苏州网络文学发展实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讨论。

邵燕君认为谈免费模式,首先要谈付费模式给网络文学带来了什么?她回顾了网文的付费模式探索过程,是起点团队在2003年10月试行,并且也是最终成功的付费模式。之前也有人探索,但因为盗版问题,最终都没活下来。起点付费模式之所以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粉丝经济,而这种以粉丝经济为依托的付费模式也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基本形态。

(乱世狂刀)

学会的成立也使省作协进一步延伸了服务手臂,扩大了服务范围。在组织报送重点作品扶持、定点深入生活等项目时,省作协总是尽量照顾网络文学作家。学会组织广大网络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并定期组织文学沙龙活动,请省内知名作家、评论家对重点作品给予指导,并对重点作品进行持续跟踪关注。学会还建有多个微信群、qq群,便于发送文学活动通知,及时回应广大网络文学创作者的诉求。

开幕式上,陆菁对中国作协、江苏省作协领导以及各位嘉宾的到来表示诚挚欢迎,表示举办此次对话会,是立足于一个更高的起点上,对苏州网络作家和苏州网络文学的创作情况,开展有针对性的把脉和指导,并期待苏州的网络作家自觉把艺术追求融入时代潮流,潜心创作,精心打磨,努力创造出更多以人民为中心的,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网络文学作品,为苏州文学创作攀登新高峰作出更大的贡献。

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

(胡说)

2018年,甘肃网络作家的作品有10多部被改编成影视剧;今年,在甘肃省委宣传部、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指导下,由省文联、作协、文学院,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共同主办了首届甘肃省网络文学八骏评选,引起了各方关注。纵观全局,不难发现甘肃网络文学的几大显著特点:起步晚、发展快,作者年龄偏小,作品多历史、现实题材,这些特点也同甘肃省的社会经济发展、历史地理风俗有一定关系。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房伟认为在各种娱乐方式相互竞争的放下,网络文学的生命力和竞争力还是在内容。“网络文学近年来的发展也说明,在非现实主义题材的大爆炸发展以后,读者的审美钟摆需要一个现实性的关注,来丰富网络阅读的内容。”他提出网文的现实题材创作要在这几个方面努力:一是要有好的故事,要有非常强的代入感;二是要把体验的真实性做得更好,对内心世界和现实世界深入挖掘;三是要在注重情节性的基础上重视细节性的开发,在代入性的基础上加强典型环境的描写,在类型化的基础追求典型人物的塑造。

作为享誉全网的知名大神作者,孑与二等人不仅在培训活动中,积极参加各项培训任务,重温革命历史,还在一系列交流探讨中,真诚分享创作经验、学习心得,除此之外,几位作者还广泛的对外介绍甘肃网络文学乃至甘肃文学的现况,这也引来了全国各地作者们以及网文从业者们的热烈讨论和关注。

中国作协一直高度重视网络文学工作,2009年就建立了相关工作制度与网络作家“小伙伴”保持密切联系。2015年中国作协建立网络文学委员会;2017年专门设立网络文学中心,标志着网络文学工作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对网络作家的培训联络、组织管理、评价激励等工作制度得到极大强化。在中国作协带动下,大部分地区的网络文学组织化进程大大提速。目前,除了新疆、西藏,其他省市区都已先后成立了网络文学组织。截至2018年底,全国各级网络作协、委员会、学会等机构组织共有89个,会员几千人。一些网络文学发展较好的地区还设立了区县级网络作协,真正做到了延伸手臂、扩大覆盖,让更多一线作者感受到组织的关怀。当然,当前网络文学组织发展仍是不平衡的,这与各地区网民规模、网站分布及网络普及率不无关系。目前网络作家主要集中在经济发达地区,如东部沿海的广东、上海、浙江、江苏等地,不仅网络作家数量最多,知名网络作家比例也最高,这些地区的网络文学组织相对也较为完善,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四川、湖南、重庆、湖北等省市近年来也有迎头赶上之势。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网络作家跳舞认为今天讨论的“带宽”不是一个新概念,十年前3G转4G就有过样的争论。他用一个例子来反驳这种焦虑,“网络文学第一次用户大爆发是什么时候?是2005年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把盛大游戏的用户导入到网文市场。游戏天然是图像化影视化的,为什么人们会从一个更丰富的娱乐方式回到文字?”他认为不能光考虑技术对网络文学的影响,还要把它放到创作成本、创作周期等更复杂的情境下来思考它的发展。

图片 3

一、引导服务情况。2014年10月,经山西省作协研究决定,正式成立了山西网络文学院,与山西文学院“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并举行了首次网络文学座谈会。陈风笑、常书欣等18位网络作家被聘为山西网络文学院“首批在线作家”。此后,陈风笑、竹宴小生、拓跋小妖、叨狼、冷得像风等10位网络作家成为了山西文学院签约作家。2019年5月,为加大网络文学引导、服务、激励的机制和力度,我们又成立了“山西省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组建了工作机构,配备了工作人员;今年8月,又增设了“赵树理文学奖·网络文学奖”。

邵燕君将网络文学同时作为一种产业形态的性质揭示出来。无论是直接付费,还是会员制、打赏制等,不同的付费模式与网络文学的写作状态密切相关。由这一视角出发,需要思考的是免费模式会带来什么新的影响。跳舞对于网络文学免费的担忧在于,免费以后,网文依赖IP收入,会逐渐变成其他行业的附属产业,影响网络文学的自主发展。

近日,由团中央社会联络部、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中央网信办联合主办的全国第二届青年网络作家高级培训班在江西井冈山开班。73名青年网络作家与全国27家网络文学平台负责人齐聚井冈山参加此次培训,甘肃省著名网络作家孑与二、乱世狂刀、猪三不、胡说、秋月吟霜以及甘肃籍网文平台负责人、天涯文学运营总监修北获邀参加,受邀作者数量、成绩和影响力都位列全国各省市前列。

网络有力量 作家有思想

而许苗苗认为,网文市场毕竟不是一个单一市场,新进来的网站和应用自然要探索吸引用户的新方式。收费不收费,是一个经营模式的拓展和探索。

责任编辑:

程天翔

如何发挥网络文学优势,走出一条网文现实题材创作的新路?

胡说:原名刘金龙,甘肃平凉人,爱奇艺文学大神签约作者,主要小说作品有《凤袍不加身》、《醉红楼》、《重生之主宰江山》、《极盗争锋》、《透视小邪医》、《绝品透视》等,累计创作一千多万字数,多部作品位列销售榜、人气榜前列,参与创作和拍摄的影视作品有《复仇计划》、《极盗争锋》、《七名嫌疑人》等,在2018年第三届网文之王获得百强大神提名,作品《凤袍不加身》以优异成绩成功获选全国百强作品。

为更好地团结引导、联络协调、服务管理网络作家,维护网络作家权益,未来我们将成立网络文学专业委员会,省作协还将继续秉持“网络有力量、作家有思想”的精神促进工作,争取多出精品、多出人才,以文学的力量推动社会向上向善。

以现实题材创作为主的网络作家齐橙谈到这一话题时说,虽然目前现实题材创作总体上更活跃了,但还没有培养足够多的稳定读者。他认为这源于对老白读者的忽视,“刚刚说网文的阅读人群增长缓慢,我认为不是增长缓慢,而是流失了,有多少进来就有多少出去”。如果不重视对优质读者的培育,现实题材的网络文学是缺乏市场支撑的。江苏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网络作家雨魔认为,网络文学是整个网络生态中的一部分,要在整个生态中来思考网文现实题材的创作问题。

作者介绍:

促进网络文学事业迈上新的台阶

连尚文学逐浪网副总裁李青福对付费模式作了一个观念上的更新,“在付费时代是A写作,B看书,B买单;现在的免费模式是A写作,B看书,C买单。免费模式不是让作者没有钱拿,只是读者不付钱。”他同时强调,推行免费不意味着取代付费,“免费和付费是并行的”。他还从网站角度介绍了推广免费模式的原因,“现在网文用户数字超过4亿,占网民用户的50%,但在互联网娱乐行业来说,远远低于视频、音乐的占比。网文付费的用户在增长,但增长缓慢。”免费模式是推广过程中的一种引流手段,后面会转化为付费。晋江文学副总裁刘旭东从“时长占比”分析当前网文的发展,认为现在网络文学的时长占比总体不如视频、音乐,未来网络文学可能更多的是做上游,下面再有人深加工。

(秋月吟霜)

在发展的同时,甘肃网络文学也面临诸多问题,如:网络作家相对缺乏专业培训和指导,亦无网络文学专业领域的评奖评优项目;网络文学产业发展相对滞后,部分优秀作者“外流”现象不断;同东部沿海地区网络文学行业对比,需要学习和提高的地方还有很多。针对上述问题,我们将尽快成立甘肃省网络作家协会,策划网络文学相关评奖评优活动,整合省内外各项资源,加快扶植本省网络文学产业发展,为加快建设网络文学的西部阵地贡献甘肃力量。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与会嘉宾从不同角度对相关主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交锋。

图片 4

躬身自省 和谐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