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教育之特质

中国大众教育问题

教育的新生

我们为何纪念陶行知?他的教育思想多少成现实?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光明日报 点击: 点击数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看到陶行知先生这些朴实的话语,你有没有陷入沉思?今年10月18日,是陶行知先生诞辰120周年,斯人已逝,但他的思想依然闪光,照彻今天的教育之路。

你如果看过《狸猫换太子》那出戏,一定还记得那里面有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出现了两个包龙图:一个是真的,还有一个是假的。我们仔细想想,是愈想愈觉得有趣味了。世界上无论什么事,都好像是有两个包龙图。就拿教育来说罢,你立刻可以看出两种不同的教育:一种叫做传统教育;另一种叫做生活教育。又拿生活教育来说吧,你又可以发现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主张“教育即生活”;另一种是主张“生活即教育”。我现在想把生活教育的特质指出来,目的不但要使大家知道生活教育与传统教育不同,并且要使大家知道把假的生活教育和真的生活教育分别出来。

一  中国大众教育概论

宇宙是在动,世界是在动,人生是在动,教育怎能不动?并且是要动得不歇,一歇就灭!怎样动?向着哪儿动?

我们为何纪念陶行知?不只是为他在那个风雨如晦的年代里孜孜以求地为教育所作出的探索,更是为了追问,今天,他的教育思想有多少变为了现实?

(一)生活的 
生活教育第一个特点是生活的。传统的学校要收学费,要有闲空功夫去学,要有名人阔老介绍才能进去。有钱,有闲,有面子,才有书念,那末无钱,无闲,无面子的人又怎么办呢?听天由命吗?等待黄金时代从天空落下来吗?不!我们要从生活的斗争里钻出真理来。我们钻进去越深,越觉得生活的变化便是教育的变化。生活与生活一磨擦便立刻起教育的作用。磨擦者与被磨擦者都起了变化,便都受了教育。有人说:这是“生活”与“教育”的对立,便是“生活”与“教育”的磨擦。我以为教育只是生活反映出来的影子不能有磨擦的作用。比如一块石头从山上滚下来,碰着一块石头,就立刻发出火花的。倘若它只碰着一块石头的影子,那是不会发出火花的。说的正确些,是受过某种教育的生活与没有受过某种教育的生活,磨擦起来,便发出生活的火花,即教育的火花,发出生活的变化,即教育的变化。

 

我们要想寻得教育之动向,首先就要认识传统教育与生活教育之对立。一方面是生活教育向传统教育进攻;又一方面是传统教育向生活教育应战。在这空前的战场上徘徊的、缓冲的、时左时右的是改良教育。教育的动向就在这战场的前线上去找。

教育思想不分年代,没有新旧,有的,只是真知。今天,让我们静下心来,思索一下陶行知先生的所思所想,所言所行;思索一下,教育究竟是为了什么?

(二)行动的 
生活与生活磨擦,便包含了行动的主导地位。如果行动不在生活中取得主导的地位,那末传统教育者就可以拿“读书的生活便是读书的教育”来做他们掩护的盾牌了。行动既是主导的生活,那末,只有“为行动而读书,在行动上读书”才可说得通。我们还得追本推源的问:书是从哪里来的?书里的真知识是从哪里来的?我们是毫不迟疑的回答说:“行是知之始”,“即行即知”,书和书中的知识都是著书人从行动中得来的。我要声明著书人和注书人抄书人是有分别。人类和个人的知识的妈妈都是行动。行动产生理论,发展理论。行动所产生发展的理论,还是为的要指导行动,引着整个生活冲入更高的境界。为了争取生活之满足与存在,这行动必需是有理论,有组织,有计划的战斗的行动。

为什么要大众教育?中国是遇着空前的国难。这严重的国难,小众已经解决不了,大众必得起来担负救国的责任而中国才可以救。我们的“友邦”要取得辽宁的铁,山西的煤,吉林的森林,华北的棉田,福建的根据地,以及全国的富源,并不是安分守己的做一个富家翁享享福就算了事。他是要叫我们四万万五千万人做亡国奴——做他的奴隶。做奴隶当然是不会舒服的,除了为他种田做工之外还得为他当兵,做他进攻别人的肉炮弹。只须大众觉悟起来,不愿做亡国奴,与其拿生命来做敌人的肉炮弹,不如拿生命来争取整个民族的自由平等,我们的国难就必须的解决了。但是中国的大众受了小众的压迫剥削,从来没有时间、金钱、机会去把自己和民族的问题彻底的想通。加上了几千年的麻醉作用,他们遇到灾难,会武断的说是命该如此。我们要一种正确的教育来引导大众去冲破命定的迷信,揭开麻醉的面具,找出灾难的线索,感觉本身力量的伟大,以粉碎敌人之侵略阴谋,把一个垂危的祖国变成一个自由平等的乐土。

传统教育者是为办教育而办教育,教育与生活分离。改良一下,我们就遇着“教育生活化”和“教育即生活”的口号。生活教育者承认“生活即教育”。好生活就是好教育,坏生活就是坏教育,前进的生活就是前进的教育,倒退的生活就是倒退的教育。生活里起了变化,才算是起了教育的变化。我们主张以生活改造生活,真正的教育作用是使生活与生活摩擦。

这是我们对先生最好的纪念。

(三)大众的 
少爷小姐有的是钱,大可以为读书而读书,这叫做小众教育。大众只可以在生活里找教育,为生活而教育。娄大众没有解放之前,生活斗争是大众惟一的教育。并且孤立的去干生活教育是不可能的,大众要联合起来才有生命可过;即要联合起来,才有教育可爱。从真正的生活教育看来,大众都是先生,大众都是同学,大众都是学生。教学做合一,即知即传是大众的生活法,即是大众的教育法。总说一句,生活教育是大众的教育,大众自己办的教育,大众为生活解放而办的教育。

大众教育是什么?大众教育是大众自己的教育,是大众自己办的教育,是为大众谋福利除痛苦的教育。这种教育和小众教育固然大不相同,即和小众代大众办的所谓民众教育、平民教育也是根本矛盾。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觉悟。只是教大众生产、生产、生产,长得肥一点,好叫小众多多宰割的教育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对大众讲真话。专对大众说谎的教育是骗子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对着麻醉大众的歪曲理论是要迎头驳斥。始而装痴装聋,继而变成哑巴,终之而拜倒在当前势力下,这是帮凶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行动,教大众根据集体意识而行动。只教大众坐而听,不教大众起而行,或是依照小众的意思起而行,都是木头人教育而不是大众教育。大众教育是要教大众以生活为课程,以非常时期的有计划有组织的生活做他们的非常时期的有计划有组织的课程。这非常生活,便是当前的民族解放、大众解放的生活战斗。这是大众教育的中心功课。在这里我们要指出民族解放与大众解放是一个不可分解的运动。如果大众不起来,民族解放运动决不会成功。但是如果不拼命争取民族解放,中国大众自己也难得到解放。所以大众教育只有一门大功课,这门大功课便是争取中国民族大众之解放。若只教大众关起门来认字读书,那是逃避现实的逃走教育而不是真正的大众教育。

为教育而办教育,在组织方面便是为学校而办学校,学校与社会中间是造了一道高墙。改良者主张半开门,使“学校社会化”。他们把社会里的东西,挑选几样,缩小一下搬进学校里去,“学校即社会”就成了一句时髦的格言。这样,一只小鸟笼是扩大而成为兆丰花园里的大鸟笼。但它总归是一只鸟笼,不是鸟世界。生活教育者主张把墙拆去。我们承认“社会即学校”。这种学校是以青天为顶,大地为底,二十八宿为围墙,人人都是先生都是学生都是同学。不运用社会的力量,便是无能的教育;不了解社会的需求,便是盲目的教育。倘使我们认定社会就是一个伟大无比的学校;就会自然而然地去运用社会的力量,以应济社会的需求。

陶行知办学经历

(四)前进的 
有人说,生活既是教育,那末,自古以来便有生活,怒有教育,又何必要我们去办教育呢?他这句话,分析是对的,断语是错的。我们承认自古以来便有生活即有教育。但同在一社会里,有的人是过着前进的生活,有的人过着落后的生活。我们要用前进的生活来引导落后的生活,要大家一起来过前进的生活,受前进的生活来引导落后的生活,要大家一起来过前进的的生活,受前进的教育。前进的意识要通过生活才算是教人真正的向前去。

大众教育怎样办?依据教育部的统计,每一个小学生每年要用八元九角钱的教育费,民众学生每年要用一元八角钱的教育费。现在中国有二万万失学成人,七千万失学儿童。这二万万七千万人当然是我们大众教育的对象。照上面的费用算起来就得要十万万元才能普及初步的大众教育。这个数目不但是大众自己办不到,就是教育部,去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只筹到三百多万元的义务教育经费,对于这十万万的大众教育经费也一定是筹不出来的。因此,大众教育在现阶段一定要突破金钱关才能大规模的干出来。下面的两条原则和一个新工具是一方面可以叫大众教育突破金钱关,一方面又叫大众教育进行得更有效力更有意义。

为学校而办学校,它的方法必是注重在教训。给教训的是先生,受教训的是学生。改良一下,便成为教学——教学生学。先生教而不做,学生学而不做,有何用处?于是“教学做合一”之理论乃应运而起。事该怎样做便该怎样学,该怎样学便该怎样教。教而不做,不能算是教;学而不做,不能算是学。教与学都以做为中心,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

1917年,从美国回国,到南高师任教,后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

(五)世界的 
课堂里既不许生活进去,又收不下广大的大众,又不许人动一动,又只许人向后退不许人向前进,那末,我们只好承认社会是我们惟一的学校了。马路、弄堂、乡村、工厂、店铺、监牢、战场,凡是生活的场所,都是我们教育自己的场所。那末,我们所失掉的鸟笼,而所得的倒是伟大无比的森林了。为着要过有意义的生活,我们的生活力是必然的冲开校门,冲开村门,冲开城门,冲开国门,冲开无论什么自私自利的人所造的铁门。所以,整个中华民国和整个世界,才是我们真正的学校咧。

    1.社会即学校 
大众教育用不着花几百万几千万来建造武汉大学那皇宫一般的校舍。工厂、农村、店铺、家庭、戏台、茶馆、军营、学校、庙宇、监牢都成了大众大学的数不清的分校。客堂、灶披、晒台、厕所、亭子间里都可以办起读书会、救国会、时事讨论会。连坟墓也可以做我们的课堂。谁能说庙行的无名英雄墓和古北口的“支那”勇士墓不是我们最好的课堂啊?

教训藏在书里,先生是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学生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改良家觉得不对,提倡半工半读,做的工与读的书无关,又多了一个死;做死工,死做工,做工死。工学团乃被迫而兴。工是做工,学是科学,团是集团。它的目的是“工以养生”,“学以明生”,“团以保生”。团不是一个机关,是力之凝结,力之集中,力之组织,力之共同发挥。

1921年,中华教育改进社成立。以调查教育实况,研究教育学说,力谋教育改进为宗旨,陶行知被聘为总干事。

(六)有历史联系的 
这里应该从两方面来说。第一,人类从几千年生活斗争中所得到,而留下来的宝贵的历史教训,我们必须用选择的态度来接受。但是我们要留心,千万不可为读历史而读历史。我们教训必须把历史的教训,和个人或集团的生活联系起来。历史教训必须通过现生活,从现生活中滤下来,才有指导生活的作用。这样经生活滤过的历史教训,可以使我们的生活倍上加倍的丰富起来。倘使一个人停留在自我或少数同伴的生活上,而拒戈尔巴乔夫广大人类的历史教训,那便是懒惰不长进,跌在狭义的经验论的泥沟里,甘心情愿的做一只小泥鳅。第二,中国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争取大众解放,它必须要争取中华民族的解放;为着要争取中华民族的解放,它必须德育大众联合起来解决国难。因此,推进大众文化以保卫中华民国领土主权之完整,而争取中华民族之自由平等,是成了每一个生活教育同志当前所不可推却的天职了。

    2.即知即传 
得到真理的人便负有传授真理的义务。不肯教人的人不配受教育。前进的知识分子当然是负着推动大众教育的使命。但是经过很短的时间,前进的大众和前进的小孩都同样的可以做起先生来,我们可以说大家都是学生,都是同学,都是不收学费的先生。在传递先生和小先生的手里,知识私有是被粉碎了,真理为公是成了我们共同的信条。

教死书、读书死便不许发问,这时期是没有问题。改良派嫌它呆板,便有讨论问题之提议。课堂里因为有了高谈阔论,觉得有些生气。但是坐而言不能起而行,有何益处?问题到了生活教育者的手里是必须解决了才放手。问题是在生活里发现,问题是在生活里研究,问题是在生活里解决。

1923年,发起成立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到南京、安庆、南昌、上海、杭州、武汉等地推广平民教育运动。

(原载1936年3月有6日《生活教育》第3卷第2期)

    3.拼音新文字 
拼音新文字是大众的文字。有了新文字大众只须花一个月半个月的功夫,便能读书、看报、写文。初级新文字教育只须三分钱就能办成,连一个人力车夫也能出得起。大众教育可以不再等待慈善家的赈济。的确,文化赈济是和面包赈济一样悲惨,一样的靠不住。水灾和旱灾的地方是十个人饿死了九个人,剩下一个人才等着一块面包,而这块不易得的面包是差不多变成酸溜溜的浆糊了。新文字!新文字!新文字是大众的文字。它要讲大众的真心话。它要写大众的心中事。认也不费事,写也不费事,学也不费事。笔头上刺刀,向前刺刺刺,刺穿平仄声,刺破方块字,要教人人都识字,创造大众的文化,提高大众的位置,完成现代第一件大事。

没有问题是心力都不劳。书呆子不但不劳力而且不劳心。进一步是:教人劳心。改良的生产教育者是在提倡教少爷小姐生产,他们挂的招牌是教劳心者劳力。费了许多工具玩了一会儿,得到一张文凭,少爷小姐们到底不去生产物品而去生产小孩。结果是加倍的消耗。生活教育者所主张的“在劳力上劳心”,是要贯彻到底,不得中途而废。

1927年,创办晓庄学校。

依据社会即学校,即知即传两条原则,拿了新文字及其他有效工具,引导大众组织起来争取中华民族大众之解放:这便是中国所需的大众教育。

心力都不劳,是必须接受现成知识方可。先在学校里把现成的知识装满了,才进到社会里去行动。王阳明先生所说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便是这种教育的写照。他说的“即知即行”和“知行合一”是代表进一步的思想。生活教育者根本推翻这个理论。我们所提出的是:“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行动是老子,知识是儿子,创造是孙子。有行动之勇敢,才有真知的收获。

1932年,创办儿童科学通讯学校。10月1日在上海市创办山海工学团、晨更工学团等,主张以工养生,学以明生,团以保生。

 

传授现成知识的结果是法古,黄金时代在已往。进一步是复兴的信念,可是要“复”则不能“兴”,要“兴”则不可“复”。比如地球运行是永远的前进,没有回头的可能。人只见春夏秋冬,周而复始,不知道它是跟着太阳以很大的速率向织女星飞跑,今年地球所走的路绝不是它去年所走的路。我们只能向前开辟创造,没有什么可复。时代的车轮是在我们手里,黄金时代是在前面,是在未来。努力创造啊!

1938年12月15日,在桂林正式成立生活教育社,当选为理事长。

二  大众的国难教育方案

现成的知识在最初是传家宝,连对女儿都要守秘密。后来,普通的知识是当作商品买。有钱、有闲、有脸的乃能得到这知识。那有特殊利害的知识仍为有权益所独占。生活教育者就要打破这知识的私有,天下为公是要建筑在普及教育上。

1939年7月20日,创办育才学校。

 

知识既是传家宝,最初得到这些宝贝的必是世家,必是士大夫。所以士之子常为士,士之子问了一问为农的道理便被骂为小人。在这种情形之下,教育知识为少数人所享受。改良者不满意,要把教育献给平民,便从士大夫的观点干起多数人的教育。近年来所举办的平民教育、民众教育,很少能跳出这个圈套。生活教育者是要教大众依着大众自己的志愿去干,不给知识分子玩把戏。真正觉悟的知识分子也不应该再耍这套猴子戏,教大众联合起来自己干,才是真正的大众教育。

1941年4月,提出跟武训学的口号,要求大家做艰苦办学。并定4月6日为育才兴字节。9月,试验育才幼年研究生制,选拔了27名少年研究生进行专门培养。

    1.国难教育之目标

知识既是传家宝,那么最初传这法宝的必是长辈。大人教小人是天经地义。后来大孩子做了先生的助手,班长、导生都是大孩教小孩的例子。但小先生一出来,这些都天翻地覆了。我们亲眼看见:小孩不但教小孩,而且教大孩,教青年,教老人,教一切知识落伍的前辈。教小孩联合大众起来自己干,才是真正的儿童教育。小先生能解决普及女子初步教育的困难。小先生能叫中华民族返老还童。小先生实行“即知即传人”是粉碎了知识私有,以树起“天下为公”万古不拔的基础。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从现实生活的贫病与痛苦的切身体验中曾产生行医济世的思想,而种种社会弊病又使他思考更深层的社会问题,终成医治人心的教育巨匠。

   
甲、推进大众文化。乙、争取中华民族之自由平等。丙、保卫中华民国领土与主权之完整。

止于人民幸福,选择终身从教

    2.国难教育之对象

陶行知选择教育,既是机遇,也是体验与理性的结果。他在金陵大学写毕业论文《共和精义》时,就把目光投向教育:人民贫,非教育莫与富之;人民愚,非教育莫与智之;党见,非教育不除;精忠,非教育不出。故今日当局者第一要务施以相当之教育,而养成其为国家主人翁之资格焉。

   
甲、教育大众联合起来解决国难。乙、教育知识分子将民族危机之知识向大众传播。

陶行知认为教育的关键在于清除专制荼毒,启发人的自觉,反对施行愚民政策。他原本学政治学,当认识到学政治将来只能做官,而在中国最不缺少的就是官员,便转学到哥伦比亚大学专门研究教育。1916年,陶行知致罗素院长的信中道:余今生之唯一目的在于经由教育而非经由军事革命创造一民主国家。他认为,惟有教育才能改变人心,才能实现真正的正义与自由的理想。

    3.国难教育之教师

陶行知在回国轮船上和同学们说:我的志愿是要使全国人民有受教育的机会。他不仅这样说,而且毕生朝这个目标去做,提倡新教育,改革旧教育,以调查为基本依据,以试验为根本方法,先后开展平民教育运动、乡村教育运动、普及教育运动、国难教育运动、战时教育运动、民主教育运动。

   
甲、前进的大众。乙、前进的小孩。丙、前进的学生。丁、前进的教师。戊、前进的技术人员。

止于人民幸福,创立教育理论

    4.国难教育之非常课程

在教育实践中,陶行知感到旧的教育实践和理论是不可能创造人民幸福的,因此不仅要提倡新教育,还要建立新的教育理论,要教民众做主人,服侍农人和工人,而不教人吃别人。

   
有计划的非常生活便是我们有计划的非常课程。甲、政治经济专家之演讲讨论。乙、防卫作战技术之操练。丙、医药救护之实习。丁、交通工具运用之实习。戊、国防科学之研究。己、大众教育之研究推广。

这种新教育理论一方面要培养好领袖,另一方面要培养新国民。以实现国无游民,民无废才,群需可济,个性可舒。在晓庄试验中逐渐建立教学做合一、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行是知之始、政富教合一的生活教育理论。他主张生活教育是教人做工求知识管政治的教育,共同的使命便是教导乡下的阿斗做国家的主人。要求有特殊的修养:自立与互勉,做人中人;大家一律平等,共同立法,共同守法;大部分的生活都是供大家自由选择,试验自由是础石。

    5.国难教育之组织

要从成人的残酷里把儿童解放出来。陶行知明确提出一切所教所学所探讨,为的都是人民的幸福。他认为新教育要亲民,与老百姓站在一条战线上,同甘苦,共患难,说出老百姓心中所要说的话,教老百姓,与老百姓共同创造。要止于大众之幸福,就必须解放老百姓的创造力。解放他们的双手、双眼、嘴、头脑、空间和时间,给每个人以同等的创造机会。

   
甲、成立学生救国会及学生救国联合会以实施学生之国难教育。乙、成立教师救国会及教师救国联合会,以实施教授教师之国难教育。丙、成立各界大众救国会及各界大众救国联合会,以实施大众之国难教育。

止于人民幸福,倡行民主教育

    6.国难教育之文字工具

陶行知意识到建立民主共和的社会是人类的发展大势所向,决心既要打通层层叠叠的横阶级,也要打通深沟竖垒的纵阶级,提出中国将来是非民主不可的,中国的教育也是非民主不可的。

   
甲、拼音新文字,易认易写易学,应立即采取作为大众普及教育之基本工具。乙、用汉字写作时也须将它写成大众易学之大众文。

陶行知主张学生要通过自治学习民主,认为学生自治是学生结起来大家学习自己管理自己的手续,能养成自己管理自己的能力,有自己立法、执法、司法的意思。

    7.国难教育之方法

1944年4月1日,陶行知发表《创造的儿童教育》,呼吁创设民主的环境发挥人的创造力。指出思想统制与追求真理不能相容,统制的结果不是思想统一而是思想消灭,统一于愚。他主张民主教育需要通过民主的方式管理学校。一方面我们要用创造的生活来充实民主的内容,又一方面要用民主来解放大多数人的创造力,把创造力发挥到最高峰。

   
在行动上取得解决国难真知识,立刻把它传给大众,使它在解决国难上发生力量。甲、推动报纸、杂志、戏剧、电影、说书人、无线电播音积极针对民族解放之宣传。乙、变通各校功课内容,使适合于解决国难之需要。丙、运用县、市、乡现有组织及集会,宣传民族危机及解决国难的路线。丁、推动家庭、店铺组织国难讨论会、读书会。戊、开办或参加识字学校,使此种学校对解决国难发生效力。己、长途旅行,唤起民众组织起来救国。庚、必要时游行示威。

1945年5月,陶行知发表《实施民主教育的提纲》,主张民主运用到教育必须办到各尽所能,各学所需,各教所知,使大家各得其所。民主教育的方法,要使学生自动,而且要启发学生能自觉,要客观,要科学,不限于一种,要多种多样,因材施教,要生活与教育联系起来。民主教育的学制三原则是单轨出发,多轨同归,换轨便利。

8.从事国难教育同志应有之几点认识

1946年7月16日,陶行知在致育才学校同学会上海分会的信中道:我们肯为民主死,真民主就会到来。勉励大家立志把自己造成一位英勇的民主战士。不但如此,还要做民主的酵母,使凡与我你他接触的人,都发出民主的酵来,成为一个个英勇的民主战士。这成为他最后的民主遗嘱。

甲、中国已到生死关头,我们要认识,只有民族解放的实际行动才是救国的教育。为读书而读书,为教书而教书,乃是亡国的教育。乙、中国已到生死关头,只有武力抵抗才是生路。丙、根据目前的阿比西尼亚抵抗意大利及历史上被压迫民族独立解放运动的经验,中国不但可以抵抗,并且可以久战,获得最后胜利。丁、中国的国难不是少数人可以挽救,我们必须教育大众共同抵抗,中国才能起死回生。戊、我们应该知道孤立不足以图存,必须联合世界弱小民族及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才能够翻身。己、我们应该知道东北问题、华北问题,都是整个中国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庚、我们应该知道集会、结社、言论之自由,为表示民意、认清路线、共同行动之必要条件,我们必须拚命争取才能发挥国难教育。辛、我们应该知道,国难当头,大家都应该加倍努力以求国难之解决,故主张国难不止,决不放假,当然我们是坚决反对提前放假。壬、我们应该知道教师的责任,不仅是指导学生,而且要与学生参加救国运动,同过救国生活,共受救国教育,故我们主张教师要与学生大众共休戚,决不可袖手旁观。

陶行知曾发表演讲《如何教农民出头》,认为关键在于农民自主,就得教农民实行把民权操在手中,运用国家的权力来出头,包括如何训练农民执民权,如何教他们运用选举权、罢官权、创制权、复决权。陶行知常告诫学生为农人服务,帮助农人解除痛苦,帮助农人增进幸福。要做追求真理、讲真理、驳假话、跟学生学、教学生作先生、和大众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大众教师;提倡做前进的青年大众,要对大众实行文化解放,打破文化奴役的三寸金头,将民族解放、大众解放、文化解放联起来看,联起来想,联起来干。

 

陶行知去世后,他爱满天下的精神深深感染着他的学生和朋友,被世人誉为万世师表、人民导师,51个人民团体将陶行知安葬在他播下爱的种子的晓庄,今天我们有责任将这颗爱的种子撒到一切需要爱的地方,酿造出更多的幸福果实供大众分享。(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秘书长)

三  大众的国难教育方案之特质

责任编辑:何雨歆

 

现在是教育与国难赛跑。我们必须叫教育追上国难,把它解决掉。但是教育这个东西,能帮助解决国难也能加重国难,我们是不可以随便干的。要怎样才算是一个解决国难的教育方案?让我把它的特质指出来,你就可以知道它和别的教育方案是不同了。

    1.它是单一的 
解决国难的教育方案只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保卫中华民国领土主权之完整以争取中华民族之自由平等。一切教育设施都要以这个神圣的使命做中心。教育部新近宣布国难时期教育宗旨,说:教育之生命,即民族之生命。还有人甚而至于说:我们先要救教育之生命,才能救民族之生命。前一说是把生命的源头弄颠倒了。后一说是把一个生命分成两个:一是教育的生命,二是民族的生命。我要郑重的说:教育没有独立的生命,它是以民族的生命为生命。唯有以民族的生命为生命的教育,才算是我们的教育。国难教育是要教人救民族之命,则教育之命自然而然的得救了。

    2.它是大众的 
民族之命非“小众”所能救。国难教育的任务,在唤醒大众组织起来救国。教育大众是当前的国难教育之第一件大事。《大公报》二月七日的社评乃把它降到第二义,可算是颠倒是非了。北平学联会所通过之非常时期教育草案是很好的,但是《大公报》披露该案的时候,任意的把民众教育三条删掉,也是因为《大公报》是采取了一种要不得的流行的态度,不许大众救国。我们应该知道,不许大众救国的教育,乃是亡国的教育,而不是救国的教育。

    3.它是联系的 
解决国难的教育方案,应该注重三种联系。一是内容的联系。一切科目活动都以解决国难为中心而取得联系。二是组织的联系。各界各团体都以救亡工作为中心而取得联系。三是历史的联系。把现在中国民族解放运动与历史的教训密切的联系起来。这样整个的中华民国是成了我们的伟大的大学校。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所拟之战时教育工作计划,很详细具体,但是单以学校为组织之中心是不够的。至于有些人想把国难教育像只小鸟儿关在课堂的小笼里,那更是自欺欺人了。

    4.它是对流的 
比如烧水,冷水重而往下沉,热水轻而往上浮,这叫做对流。经过一些时候的对流,水就自然的沸起来了。解决国难教育的方案是必须容许上层下层的对流。领导的人总想由上而下。但是纯粹由上而下的教育,只能造成被动的群众。被动的群众是发挥不出力量来担负救亡的责任。我们必须愿意被群众领导才能领导群众。故群众对于教育必须有由下而上的自动的机会,才能把自己和领导者造成救亡的战土,而完成救亡的使命。我们应当打通领导者与被领导者中间的隔板,使他们可以对流而互相教育。若把教育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专门培养领导者,另一部分专门培养被领导者,结果必定是教领导的人脱离群众的要求,致使国难教育变成一个麻木不仁的东西。

    5.它是行动的 
高谈阔论不能救国。只有实际的救国的行动才能把将亡的国救回来,但不能盲行盲动。我们所需要的是有理论的行动、有组织的行动、有计划的行动、有纪律的行动。所谓理论、组织、计划、纪律,又不是校长、训育主任为行政便利弄出来的那一套,乃是民族解放运动所决定的必要条件。我们要在行动上接受民族解放的理论、组织、计划、纪律。为教育而教育,不许行动的教育,乃是加重国难的教育,而不是解决国难的教育。

 

四  新大学——大众的大学

  

新大学是什么?新大学是大众的学府。

   
《大学》里面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这是从前的“大学之道”。新的“大学之道”就不同了。依照新的眼光看来,它是变成了“大学之道在明大德,在新大众,在止于大众之幸福。”

   
什么是“大德”?“大德”是大众之德。大众之德有三:一是觉悟;二是联合;三是争取解放。“明”即明白,要教大众自己明白大众之德是这样。

   
“新大众”是教大众自新,钻进大众的队伍里去跟大众学而后教大众自新。大众本来是可以明白“大众之德”,但为天命之说和别的迷信所麻醉,把自己弄得糊里糊涂。新大学之任务是要教大众在真理的大海里洗个澡,天天洗,一世洗到老,使得自己的头脑常常是清清楚楚的,认识痛苦之来源和克服痛苦之路线。

“止”是瞄准的意思。新大学的一切课程设施都要对着大众的幸福瞄准。为大众争取幸福所必需的就拿来教人,所不需的就不拿来教人。

从前大学里所造就出来的人才有两种。一种是不肯为大众做事,我曾经为这种人写了一幅小照:

    滴大众的汗,

    吃大众的饭,

    大众的事不肯干,

    架子摆成老爷样,

    不算是好汉。

   
第二种人是代替大众做事,但野心勃勃,想要一手包办,甚至不许大众自己动手来干。这样的人我们也是反对的:

    大众滴了汗,

    大众得吃饭,

    大众的事大众干,

    若想一个人包办,

    不算是好汉。

   
新大学所要培养的不是这种人。它要培养和大众共同做事的人才。如果它也免不了要培养领导人才的话,它是要培养愿意接受大众领导而又能领导大众的人才。说得正确些,它是要培养大众做大事。

   
还有一种时髦大学,好像是我所说的新大学,而实在是和我所说的正相反。它们的作风,一动手就是圈它几千亩地皮,花它几百万块钱,盖它几座皇宫式的学院。我参观了璐珈山武汉大学之后有人问我作何感想。我说如果我有这笔款,我用款的步骤是有一些不同。第一步,这笔款用来开办大众大学,足够培养五百万大众帮助收复东北;第二步,东北收回之后,假如还有这样多的款子,我想用来发展一些适合国民经济的工业;第三步,工业稍有发展,又积下这么多的款子,我还不能建造皇宫的学府,是必须盖些大众住宅,使无家可归的人可以进来避避风、躲躲雨;第四步,等到一切穷苦无告的人都可以安居乐业了,那时大众一定要勉强我盖几座皇宫式的学府,我大概是可以马马虎虎的答应了。

   
那末,新大学就不要校舍吗?要是要的,没有也无妨。茅草棚虽小,足够办大学。

新大学是大众大学,新大学是茅草棚大学,新大学是露天大学。

 

五  怎样做大众的教师

 

   
现在中华民国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们做大众教师的人应当怎样做才能帮助解决国难而不致加重国难?我常以这个问题问人,现在人也常以这个问题问我了。这里是我的答复:

    第一,追求真理 
大众是长进得很快,教师必须不断的长进,才能教大众。一个不长进的人是不配教人,不能教人,也不高兴教人。大众快赶上你了!你快要落伍了!“后生可畏”不是一句客气话,而是一位教师受了大众蓬蓬勃勃的长进的压迫之后,对于自己及一切教师所提出来的警告。只有不断的追求真理才能免掉这样的恐怖。也只有免掉这种恐怖才能教大众,否则便要因为怕大众而摧残大众了。我得声明,真理离开行动好一比是交际花手上的金刚钻戒指。我们所要追求的是行动的真理,真理的行动(Truth
in
Action)。这种真理不是坐在沙发上衔着雪茄烟所能喷得出来的。行动的真理必须在真理的行动中才能追求得到。你不钻进老虎洞,怎能捉得小老虎。

    第二,讲真话 
让真理赤裸裸的出来和大众见面。不要给他穿上天使的衣服,也不要给他戴上魔鬼的假面具。你不可以为着饭碗、为着美人、为着生命,而把“真理”监禁起来或者把他枪毙掉。教师只能说真话。说假话便是骗子,怎么能做教师呢?

    第三,驳假话 
说假话的人太多了。教师要有勇气站起来驳假话。真理是太阳,歪曲的理论是黑云。教师要吹一口气把这些黑云吹掉,那真理的太阳就自然而然的给人看见了。

第四,跟学生学 
你要教你的学生教你怎样去教他。如果你不肯向你的学生虚心请教,你便不知道他的环境,不知道他的能力,不知道他的需要;那末,你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教导他。他要吃白米饭,你倒老是弄些面条给他吃,事情是会两不讨好。不但为着学生而且为着你自己,你也得跟你的学生学。你只须承认小孩有教你的能力,你不久就会发现小孩能教你的事情多着咧。只须你甘心情愿跟你的学生做学生,他们便能把你的“思想的青春”留住;他们能为你保险,使你永远不落伍。

第五,教你的学生做先生 
你跟学生学,是教学生做你的先生。如果停止在这里,结果怕要弄到师生合做守知奴,于大众毫无关系。你必得进一步教你的学生去教别人。你必须教你的学生把真理公开给大众。你得教你的学生拿着真理的火把指点大众前进。

第六,和学生、大众站在一条战线上 
教师不和学生站在一条战线上便不成为教师。这是怎样说呢?因为他要到西方去,你却教他往东走;反过来,他要到东方去,你却教他往西走。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教育怎能行得通呢?有些教师不恤使用强迫手段要学生朝着教师指定的路线走,结果是造成师生对垒,变成势不两立。在势不两立的局面下还能叫学生接受你的指导吗?不但如此,先生学生虽是打成一片,如果他们联合行动的目标与大众所希望的不符,还只是小众的勾结,将为时代所不容。因此做教师的人必须和学生、大众站在一条战线上为真理作战,才算是前进的教育。现在中国第一件大事是保障中华民国领土主权之完整,与争取中华民族劳苦大众之自由平等。教师和学生、大众都要针对着这个大目标,才能站在一条战线上来。教师和学生、大众站在这一条战线上来奋斗,才算是实行着真正解决国难的教育。你若把你的生命放在学生的生命里,把你和你的学生的生命放在大众的生命里,这才算是尽了教师的天职。我们如果能把上面这六点做到,便不愧为现代的教师了。这样的教师,我相信,对于民族解放,大众解放,人类解放是有贡献了。

 

六、怎样才可以做一个前进的青年大众

 

    什么是前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