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难留,原是人心离合。

   

  那年莲华是西湖的一朵莲花,苦心修炼九百年后,化为人形
  她幻化人形行走人间,一日她偶遇一卖水老妇人,不由好奇上前问道“这位大嫂,这么晚了怎么还出来卖水?”
  那挑水妇人笑道:我这水,可不是普通的水,此水自天来,乃是仙脂露,要是用它煎茶天天饮用,说不定还能成神仙“莲华听闻笑了起来”成仙?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啊!等等,仙脂露?观音菩萨净瓶中的水不就是仙脂露吗……莫非……”话落,只见眼前一阵耀眼的白光,再睁开眼那挑水的布衣妇人已化手持白玉净瓶的观音了。
  莲华急忙行礼:“莲华拜见观音菩萨”
  “你居然猜到本座的身份了,呵呵。莲华你想成仙?”观音笑着问道。
  “莲花这七百年来,日夜都在想这件事,莲华虽有长生不老之身,却不知该如何成仙。今日偶遇观音菩萨,望观音菩萨指点。”莲华紧忙说道。
  “成仙之路困难重重,欲要成仙必须断七情六欲,你可想清楚了?”
  “莲华想了七百年早就想清楚了。”话落观音手中的一颗金丹飞入她口中。
  观音看着莲华笑道:“这是金丹,可助你增加五百年的功力,除去你身上的妖气,你平日行善积德做了不少好事日后必须继续行善,八百年后,你将有情劫,若是过得了,你便可到南海来找我,到那时,我自会助你成仙。”话落消失在莲华面前。莲华连忙在观音消失的地方拜了三拜,随后急忙跑回西湖莲池。
  “龟爷爷,龟爷爷。”莲华兴奋地对着西湖大喊。
  “你这坏丫头,又打扰我老人家休息。”西湖水中一只千年老龟探出头对着立在莲花上的莲华叹道。
  “龟爷爷,我今日蒙观音菩萨点化,你看看。”说着便在莲华上兴奋地单脚转了一圈。
  这西湖底下的老龟本是东海龟丞相,一日出外游玩路过西湖,便看见这西湖莲池中吸收日月精华的莲华,他不由暗叹好一朵莲花竟有如此慧根,白白浪费倒是可惜了。于是他向龙王告假,留在西湖助她修炼。至今日已经有七百年了!
  老龟见莲华妖气尽除,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丫头离成仙又近了一步。
  
  八百年后,老龟回到了东海,西湖只留下了莲华一人。
  那年元宵节,顾世子手持花灯独自一人至西湖旁散步赏莲,突见西湖中多了一座湖心小筑,颇为好奇,便上前,见竹门打开,误以为是荒废的宅院,并未多想便踏门而入,突然一阵风吹来屋内帘纱飞起,不多时一女子从内室走来,那女子粉衣华服裹身,外披白色纱衣,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墨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簪。肌肤晶莹如玉。这女子便是莲华。
  顾世子见此,不由暗叹,好一个绝代佳人!又怕唐突。佳人立马背对莲华。
  “在下见竹门大开,误以为是荒院,便私自踏入,还请姑娘切莫见怪。”
  莲华见那人羞红的耳朵不由笑道:“公子多虑,是莲华未将竹门关好,今日元宵佳节,相遇是缘,莲华做了一些小点心不知公子可否赏脸品尝?”
  顾世子连忙转身颇有些不好意思:“在……在下……求之不得。”
  那年,他坐于一旁品尝点心,那年她对月抚琴轻唱采莲曲,
  一来二去二人渐渐各自倾心,他每晚出府至湖心小筑与她相见。
  他月下泼墨作画,画莲。
  她于一旁抚琴轻唱采莲曲。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中有双鲤鱼,相戏碧波间。”
  一年后。
  “莲华,我想娶你为妻,你同我说说你的身世吧”不,你若是知道我的身世定是不会和我在一起的。”莲华叹了一口气。
  顾世子急忙追问?“为什么?就算你是妖,我也认了,你为何不同我说?”
  莲华看向顾世子红了眼:“正因如此……便忘了我吧。”话落莲华轻点顾世子眉间,封锁了他的记忆,令他陷入昏迷,用法术送他回了王府。从此就再未相见。
  那年顾世子得了相思病,久卧于病榻,群医束手无策,王爷急红了眼,问其相思之人,顾世子却摇摇头暗道:“我……不记得了。”
  十日后王爷重金请了一位云游道人,那道人随王爷至世子榻前,一眼便看破惊呼:“世子乃是被妖孽所缠。”
  王爷暗想自己孩儿患上这相思病定是跟这妖孽有关,请求道人将那妖孽诛杀。道人暗叹一声应承了下来,便赶往西湖莲池旁。
  道人看着立于莲华上的女子不由暗叹可惜,见此莲妖周身并无妖气围绕。定是受了高人点化,本已有几千年道行若是再勤加修炼过个几百年定能成仙。
  “莲妖你可知本道此次的来意。”
  “大师,是来捉妖又何须多言。”莲华并未露出惊恐,淡然地看着那道人,“莲华修行千年孤独百世,这一生遇顾郎此生此世无憾了,求大师将莲华的心,予顾郎服下,他便可痊愈。”
  道人见此不由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再修炼几百年定能成仙。”
  “但为他故,不苦,观音菩萨早在八百年前告知我有情劫,若是过的去便能成仙,可惜我执念太深,终究是应了此劫,但我不后悔,若是成仙没了他,这仙不成也罢。”话落一阵红光冲天,红光中莲华化为片片莲花瓣飞散,一颗通红的莲子心飞到了道人手中。
  次日,道人将那颗莲子心交给了王爷。“王爷,这莲子心可使世子痊愈,此药乃是世子故人所赠。王爷连忙命下人将这莲子心煎水予世子服下,刚想回头谢谢道人却不见其踪影。
  夕阳西下那道人畅快饮酒,看着西湖满池的莲瓣仰天笑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惜啊!修行千年终是败在一个情字。”
  那天顾世子服下这莲子心。不由暗想,这莲子心怎么不是苦的是甜的,却再未多想。
  三日后顾世子痊愈下地,王爷大喜。重赏众人。
  “你说是不是好生奇怪,这西湖莲池的莲花怎么全都一夜散开成花瓣,而且据说这西湖偌大的莲池都找不到一颗莲子?”
  “是啊是啊。”
  顾世子听闻愣了良久,随后便跑出府,身后是紧追的家仆。
  顾世子来到西湖莲池旁。见满池的莲华散成片片莲瓣,想起那日她的话,和送来的莲子心,顿时红了眼,看着满池的莲瓣痴痴地笑道“莲华,你看,你的心被我吃了,你没有了心,那便让我来做你的心吧!”
  话落在众人的惊呼中投湖自尽。却未想那池水中的莲瓣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竟然全部的聚集起来将顾世子托起。待家仆将其救起时却发现这满池的莲花竟纷纷枯萎。
  那年顾世子虽然被救起却失了心智整日如同孩童一般,手中紧握早已枯萎的莲瓣,痴痴笑道“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色之皮相,犹如眼底蒙尘。

澳门葡京官网 1

这一段视若珍宝的情投意合,翻转而出的,却是一场色相浮生。

     
细雨如丝,雨意空蒙中,池府大宅逐渐映入眼帘。一座府院,前后竟占百里,分为前,中,后三院。内部廊,庭,轩,厅分明,假山池水环绕,尽显大家风范。

一、

   
自晋朝建朝以来,池家已兴盛百载。江南池家,天下锦纱,君子无双,誉满天下。这是百姓的民间歌谣。池家锦缎天下闻名,且是皇宫御用,世人无不以得一匹池锦为显。而池家少年英才辈出,个个才华横溢,每年科举又称池郎秀,王公小姐出嫁最中意的便是池家儿郎。

看着瓷碗中那绿意盈盈的莲叶羹,夏无忧只觉着暑热尽褪,一口气闷下,见了底。

   
晃晃悠悠便到了晋康三十八年,值皇帝大寿,池家为祝寿而献的寿锦图令皇帝龙颜大悦,大赏池家。池家当家池睿之正准备着庆贺宴,招待着各方贵宾。

面前的女子轻启红唇,微微笑了笑,连忙又给他加了一碗。

   
此时,后院小姐池晚照正赤着脚,手提着绣花鞋,在曲径莲池的石子路上跳来跳去。汗珠从额前划过,湿透衣衫,也全然不顾。

澳门葡京官网 2

 
“小姐,你原来在这儿。下来吧,王公小姐可都在后厅呢,你居然在这跳石子,你可让我好找。”夭夭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气喘吁吁的说。“是夭夭啊,太好了,我正愁没人陪我呢,嗯……你说的对,跳石子路确实无聊,我都跳了十几年了。”说着,池晚照从莲池一跃而下,将鞋扔给夭夭。拍了拍手,突然眸光一闪:“咦,莲池的莲叶长得不错,要不咱们去摘点来做莲叶糕吧”。 
                                                     

澳门葡京官网,他看着她来回忙碌的背影,当真是绝美倾城,至此,那个围绕心头的红袖楼花魁早已散入云霄,那声我定不日娶你的誓言早已无影无踪。

       
“哎,我的小姐。你都十三了,怎么还这么贪玩?再说,何时也不该这时啊。今天庆贺宴,那些贵族小姐可都来了,你可是我们池家唯一的千金,你不去见她们,她们会说你有失礼仪的。”说着夭夭拉着池晚照向前走。“停,是微雨让你来的?这小蹄子,又在背后编排我?不过,有她在那,应酬什么的,我还怕什么,不去。”“小姐,你错了,这次可不是微雨姐哦,是夫人。她还特意叮嘱我,务必把你收拾的漂漂亮亮,光彩照人的。”“啊?是,娘?唉,难道又要见那群无趣的人了?真讨厌。”池晚照不满的嘟起了嘴。“我的小姐,咱们走吧。”夭夭得意的拉着她向前去,全然不顾池晚照的嘟囔。

剩下的,唯有眼前这个明艳无双的女子,唯有那场旖旎无限的初见。

     
前厅,池睿之正忙活焦头烂额。“逸儿,你这个臭小子,做什么呢?也不帮帮你老爹。”内厢房,池睿之朝着池逸尘吼道。“爹,爹。虽然这没外人,但也要重视形象。再说,咱爹,江南第一帅才,咳,虽然只是曾经。但,如今也不差啊。别生气,喝口碧螺春。”池睿之接过池逸尘递的茶,挑了挑眉,道“你小子,就爱讨好你老爹。要是有你大哥二哥一半懂事,这才是真好。”“一个骠骑少将军,一个内阁大学士。一文一武,我啊,比不过大哥二哥,只是江湖中人,快意惯了。也只适合在这儿混混。吟诗弄墨,挑剑天涯,自在闲人。”说着,池逸尘嘴角挑起坏笑,一双星目荡起无数涟漪,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被其高挺鼻梁阻碍,在他脸上弄开一片阴影。这笑仿佛定格了时间,翩翩儿郎,世无其二,惊得墙外鲜妍也从树梢飘落,倾洒一地。“你啊,白亏了我和你娘给你这皮囊,臭小子,将来哪个女儿家中意你”池睿之打趣道。“那些个中意我的多着呢,我还看不上。”池逸尘笑笑,不满的回辩道。

二、

   
“老爷,有贵客。”门外传来管家李星海的声音。“等会,给我出来见客,之后再收拾你”。池睿之说罢便匆忙走出。“这小子,还真像我。倔脾气,还有
我那个小小姐,真是…….”想到这儿,池睿之眼角堆起一阵笑意。

那日他在外收取生意赊欠,正要回去红袖楼,却在山林中迷路。

焦灼难耐之际,却见眼前一阵微风拂过,似有委羽落下来,他扶手望去,原是一只美丽的金丝雀。

那只金丝雀在他面前扇了扇翅膀,却盘旋不定地飞来飞去,似乎想带他去哪里。

不知为何,他竟然毫不犹豫地抬步跟了上去。

澳门浦京娱乐在线,山坳的尽头,他看见一处精致的院落,有莲叶盏盏,莲花竞相绽放,明明盛夏已过,却还是这般鲜艳,微风一吹,似锦缎铺成一池。

他微微怔了怔,竟觉得有些相熟,仔细回想,却想不起分毫。

金丝雀不等他犹豫,一个回旋,笔直地飞进院子。

二、

夏无忧在院外踯躅了片刻,怎奈口渴难忍,只好轻轻敲了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