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被红苹果数落了一番,无地自容地头也不敢抬,只好恢悻悻地离开了。

办公楼外的护坡上,长了一棵小苹果树,也不知长了几年,有一米多高了,细细的枝杆伸出了墙外。
站在办公桌前透过窗户正好可以看到那棵小苹果树,不经意间,那棵小树的枝头竟挂满了红红的小苹果。一群放学回家的孩子发现了这棵小果树,小家伙们肯定是闻到了苹果的香味,一时间,那堵墙上热闹非凡,墙头爬满了圆圆的小脑袋,他们个个垂涎欲滴的看着那些近在咫尺,却吃不到嘴的红苹果。只见孩子们拿手拽,用小棍勾,可那些顽皮的小苹果怎么也到不了小家伙的手中,看着即将到嘴的美味就这样放弃,真是太可惜了。这时,有两个胆大的,翻过矮墙,跳到苹果树边的台阶上,三下五除二,小苹果树在摇摇晃晃中被小家伙们摘光了果实,分发战利品后,咬着清脆香甜的苹果,蹦蹦跳跳回家去了。
看着眼前这群欢乐的身影,我不禁想起小时侯家中院子里的苹果树,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院子里的果树可是给我们姐妹带来了无穷的快乐。每年当那些苹果树开始结青涩小苹果的时候,看着树梢挂着的小苹果,甚是可爱,忍不住就想摘来咬一口,一口下去也只是尝到青青淡淡的味道。过了一个多月看着苹果一天天长大,总是忍不住要去偷吃,满口的咬下去,啊,又苦又涩!即便是这样,也抵挡不住苹果被我们偷吃的诱惑,总是过几天就要摘一个尝尝,看她变甜了没有,似乎那些小小的苹果一夜之间就可以长大,我们也能快快的吃到又香又甜的苹果。在我们姐妹的翘首期盼中,苹果终于成熟啦!那些幸存下来的,高高挂在枝头够不着的红红的脸蛋,才吊人的胃口呢!好不容易等到摘下来了,还没等大人们尝一口,就被我们姐妹一抢而光,妈妈也总是乐呵呵的嗔怪我们一群馋嘴的小丫头。可以说我们姐妹就是在吃着这些青、苦、涩、甜的果子中长大的。如今,我们姐们都已长大成人,想吃苹果再也不用等着、盼着、看着了,但那些买回来的苹果却总也找不到小时候那样的感觉了。可仔细想想,这人生的道路,不也和苹果一样,饱含了青、苦、涩、甜……,也才使我们真正懂得了生活的含义和做人的道理,才使我们逐渐走向成熟。

秋天的果园处处果实累累,处处充满了欢声笑语。

国庆节前母亲托人捎来一袋苹果,满满一大袋又大又红的红富士苹果,一看就是精心挑选过的。洗净咬一口,微酸脆甜的口感转瞬间把我拉回了童年。记得小学三年级的一天,村上拉回了一拖拉机的苹果苗。每棵果苗跟我个头差不多,孤零零的黑褐色树干像小拇指那么粗,树顶上挂两片小树叶。父亲把分配给我家的树苗栽在责任田,最后剩下两棵小树苗,被母亲栽在了家中庭院里。

红苹果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乡长一眼,然后道:“哦,你就是那个村村都有丈母娘的乡长啊?久仰大名了,今天总算见到你的真身了。你以为你手里有点权就能利用它贪污腐败,祸害乡邻吗?原来你就是这幅德行。你赶快给我滚开!我宁可被冻烂在这地里,也不会跟你去。”

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 1

忙碌上一星期左右,最终收完苹果的果园仿佛一下子变空了。静悄悄的果树在秋风吹拂下微微摇摆,既像做梦又像在享受着难得的秋后闲暇时光。

红苹果微微低头,眯着眼睛看了书生一眼,便说道:“你虽学富五车,身居京城,并非我喜欢的那种人。你还是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农民伯伯正在跑进跑出地摘果实,忙得不亦乐乎。小朋友们也在帮忙摘苹果呢。有的在地上踮起脚、轻轻一跳,握住苹果,使劲一拧,苹果就摘到手了;有的拉下树枝摘;有的爬到树上去摘;还有的登上梯子去摘……可开心了。一个个大苹果你挤我碰地挂满树枝,看见那么多人来摘,都羞答答地涨红了脸。有的躲在树叶中,有的高高挂在枝头……但最后都被人们装进了箩筐。大家虽然累得满头大汗,红扑扑的脸蛋就像一个个红苹果,但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心里无比开心。

等到入夏之后,绿意盎然的苹果树上已经挂满了核桃大的青果子。这时恼人的蝉开始在果树枝头发出聒噪声。蝉是果树的寄生虫,它们靠吸食树液为生,在时机成熟时再把卵排进柔嫩的枝条内,而被下卵的枝条就会迅速枯萎。每年暑假,我们一帮孩子把书包一扔就帮着家里大人料理果园。把那些枯枝从苹果树上折下来,掰开一看,里面有着一排排米粒大小的白色蝉卵。最后我们把枯枝收集起来塞进灶火里,一把火消灭了害人虫。

小伙离开树冠下,走出树荫,站在树旁,抬头仰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嘴里念念有词地道:“红苹果,红苹果,请你下来吧,让我带你回家去。”

你瞧,黄澄澄的梨正在吹喇叭,红红的柿子正在荡秋千……最显眼的是那红彤彤的大苹果你挤我挨地挂满枝头,像一盏盏红灯笼给果园增添了几分喜气。

小树苗一年后就长出了花骨朵。第二年还没等它结果,父亲就找来农技师给果园里全部果苗重新嫁接了新枝,唯独忘了庭院里那两棵小树苗。第三年春天,小树苗们攒足了力气抽枝发芽,粉白微红的苹果花缀满了枝头,一簇簇就像小铃铛一样可爱。过个十天半月,苹果花在春雨的滋润下变成了一颗颗小绿果子。这时母亲开始忙碌起来,她和乡亲们一起手拿剪刀,小心翼翼给苹果树梳果——把那一簇簇五六颗小绿果子用剪刀剪掉三四颗,每簇就留一两颗大果子。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留在枝头的“幸运儿”几乎每天都能长胖一圈。

红苹果仍然高高地挂在树枝高处。天气愈来愈冷,树枝上的叶子由绿变黄,又由黄变枯,最后全部飘落到了地上。眼下,树上只剩下枝头上的那颗红苹果。红苹果居于枝头,眺望着远方,仍然期盼着有人来带她回家。可是天气越来越寒冷,没有一个人再来光顾她。

金秋时节,秋高气爽,果园里处处瓜果飘香,处处洋溢着丰收、快乐的气息。

时光转眼流逝了十多年,老家庭院里的那两棵苹果树早就被挖掉当柴火烧了;而果园里它的那些兄弟姐妹们,结了整整六、七年的果子,也渐渐的老了,也被挖掉当柴火烧了。父亲说幸亏家里的果园,娃们的学费还不是用苹果换回来的。

寒风料峭,红苹果依然孤傲地独居于树梢之上。她望着那胖乡长远去的汽车后扬起的灰尘,自言自语道:“谁都想把我带回家,没那么容易的事。谁要真的想带我回家,就必须具备老农的勤劳,农民小伙子的忠厚与实诚,罗圈腿家那样丰厚的家财,书生那样渊博的学识,胖乡长那样的权位。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带我回家。”

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 2

傍晚卖完苹果回到家,母亲把那些磕伤碰伤卖不掉的苹果洗净切成果芽,在灶火上蒸熟,就成了一道别样的美味晚餐,吃起来又软乎又甜美。晚饭的饭桌通常就支在庭院里,弟弟边吃边抬头问,都是苹果树,院子里这俩棵果树的果子怎么这么小啊?此时我才第一次仔细打量起庭院里的两棵苹果树,枝繁叶茂的果树上稀稀拉拉地挂着几个小不点苹果。淘气的弟弟摘下来咬一口立刻就吐掉了,涩的没法吃。

又过了几天,从山外来了一位小伙子。他五短身材,瘦骨伶仃,留着鸡冠头,染着黄毛,穿着一身时尚的黑西装,上衣外套敞开着,脚上蹬着一双名牌黑皮鞋,鞋面上落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双手插在两侧的裤兜里,迈着罗圈腿,摇头晃脑地来到这棵果树下。他仰起头,望着树梢上的红苹果,垂涎三尺,极欲得到那颗红苹果。然后,他急屁火烧地绕着那棵苹果树绕了几圈,可是毫无办法。之后,他捡来一根棍子,踮起脚,仰着脖子,一跳一跳地想把红苹果打下来,可是最终还是无可奈何。最后,无奈之余,他仰视着红苹果,祈求道:“红苹果,红苹果,请你下来,让我带你回家吧。我爸爸可有万贯家财,就我一个儿子,如果你跟我回去,将来的家财都是你我的。”

一阵秋风吹来,果树摇头晃脑地唱起了丰收的歌“沙沙沙……”,几片树叶随风飘落,像一个个小顽童在地上打滚、翻跟斗,好像在说:“谁说秋天没蝴蝶,我们不就是吗?”几个小朋友看见了,连忙捡起来了,高兴地说:“多美的‘书签’啊!我要留住这美丽的秋天。”

如今我参加工作已好些年,父亲早已栽下新的树苗,苹果树、梨树还有甜杏树苗年复一年地开花结果,直到老去。跟母亲通电话时她常常说,要攒下卖果子的钱为我买房养孩子。我的心疼了一下,记忆里清晰地浮现出逐渐年迈的父母在家乡那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果园不停操劳的身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