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塞行》和《出塞作》两首诗题目来看,似乎有关联。一首诗写于出塞的途中,一首诗写于出塞之后。

岑参出身于官僚家庭,曾祖父、伯祖父、伯父都官至宰相。于同代的高适齐名并与高适并称“高岑”.他父亲两任州刺史,但却早死,家道衰落。他岑参
画像自幼从兄受书,遍读经史。二十岁至长安,献书求仕。求仕不成,奔走京洛,漫游河朔。744年也就是三十岁时中进士,授兵曹参军。749年,充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书记,赴安西,751年回长安。754年又作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的判官,再度出塞。安史乱后,757年才回朝。前后两次在边塞共六年。他的诗说:“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也知边塞苦,岂为妻子谋。”(《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又说:“侧身佐戎幕,敛任事边陲。自随定远侯,亦著短后衣。近来能走马,不弱幽并儿。”(《北庭西郊候封大夫受降回军献上》)可以看出他两次出塞都是颇有雄心壮志的。他回朝后,由杜甫等推荐任右补阙,以后转起居舍人等官职,766年官至嘉州刺史,世称岑嘉州。以后罢官,客死成都旅舍。[1]

图片 1
武威文庙内的匾额
 

岑参
(约715年—770年)唐代诗人,原籍南阳,迁居江陵。荆州江陵人,去世之时56岁,是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其诗歌富有浪漫主义的特色,气势雄伟,想象丰富,色彩瑰丽,热情奔放,尤其擅长七言歌行。

图片 2
武威城内的鸠摩罗什塔
 

www.lishixinzhi.com

  翻开《全唐诗》,和陇右有关的边塞诗太多了,《全唐诗》中收录的边塞诗约2000首,而其中1500首与大西北有关,不少边塞诗与陇右有关,和凉州有关。

岑参早期诗歌多为写景、述怀及赠答之作。山水诗风格清丽俊逸,颇近何逊。但语奇体峻,意境新奇;感伤不遇,嗟叹贫贱的忧愤情绪也较浓。如《感遇》、《精卫》、《暮秋山行》、《至大梁却寄匡城主人》等。六年边塞生活,使岑参的诗境界空前开阔,造意新奇的特色进一步发展,雄奇瑰丽的浪漫色彩成为他边塞诗的基调。他既热情歌颂了唐军的勇武和战功,也委婉揭示了战争的残酷和悲惨。火山云,天山雪,热海蒸腾,瀚海奇寒,狂风卷石,黄沙入天等异域风光,也均融入其诗。代表作有《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走马川行》、《轮台歌》。此外,他还写了边塞风俗和各民族的友好相处以及将士的思乡之情和苦乐不均,大大开拓了边塞诗的创作题材和艺术境界。岑参晚年诗歌感时伤乱,渐趋消沉。入蜀后,山水诗中添奇壮特色,但隐逸思想在诗中也有了发展。[2]
岑参是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当时西北边疆一带,战事频繁,岑参怀着到塞外建功立业的志向,两度出塞,久佐戎幕,前后在边疆军队中生活了六年,因而对鞍马风尘的征战生活的冰天雪地的塞外风光有长期的观察与体会。他充满激情地歌颂了边防将士的战斗精神,如《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写了将士们勇往直前、转战沙场雪海的壮烈场面。“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将士们奋不顾身,充满了忠勇爱国的精神。又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中,诗人描绘将士们在风雪中紧张的战前行军:“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行军戈相拨,风头如刀岑参赴任道别
插图面如割。”岑参也揭露了军营生活中苦乐不均的现象。他在《玉门盖将军歌》中描写边疆大将的生活是“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灯前侍婢泻玉壶,金镗乱点野酡酥。紫绂金章左右趋,问著即是苍头奴”。而另一方面,士卒的生活却是“战士常苦饥,糗粮不相继”。岑参还叙写了祖国西陲的壮丽山川,对千变万化的边疆景色,给以生动夸张的艺术描绘,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写的是边塞风雪,却给人以春意无边的感觉。岑参的诗想像丰富,意境新奇,气势磅礴,风格奇峭,词采瑰丽,具有浪漫主义特色。爱国诗人陆游曾称赞说,“以为太白、子美之后一人而已”。(《渭南文集·跋岑嘉州诗集》)[3]
岑参的诗题材很广泛,除一般感叹身世、赠答朋友的诗外,他出塞以前曾写了不少山水诗。诗风颇似谢兆、何逊,但有意境新奇的特色。象殷番《河岳英灵集》所称道的“山风吹空林,飒飒如有人”,“长风吹白茅,野火烧枯桑”(《至大梁却寄匡城主人》)等诗句,都是诗意造奇的例子。杜甫也说“岑参兄弟皆好奇”,所谓“好奇”,就是爱好新奇事物。[4]
共2页,当前第1页12
天宝后期,唐帝国内政已极腐败,但在安西边塞,兵力依然相当强大。岑参天宝十三载写的《北庭西郊候封大夫受降回军献上》一诗就曾经描写了当时唐军的声威:“胡地苜蓿美,轮台征马肥。大夫讨匈奴,前月西出师。甲兵未得战,降虏来如归。橐驼何连连,穹帐亦累累。阴山烽火灭,剑水羽书稀。”这种局面一直保持到安史之乱发生。岑参的边塞诗就是在这个形势下产生的。[5]
岑参诗歌的题材涉及到述志、赠答、山水、行旅各方面,而以边塞诗写得最出色,“雄奇瑰丽”是其突出特点。岑参两度出塞,写了七十多首边塞诗,在盛唐时代,他写的边塞诗数量最多,成就最突出。
在他笔下,在大唐帝国的伟大力量面前,任何敌人都不能成为真正的对手,所以他并不需要写士兵们的出色奋斗和艰苦牺牲,他要写的是横在战士们面前的另一种伟大的力量,那就是严酷的自然。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中,雪夜风吼、飞沙走石,这些边疆大漠中令人望而生畏的恶劣气候环境,在诗人印象中却成了衬托英雄气概的壮观景色,是一种值得欣赏的奇伟美景。如没有积极进取精神和克服困难的勇气,是很难产生这种感觉的,只有盛唐诗人,才能有此开朗胸襟和此种艺术感受。
岑参以好奇的热情和瑰丽的色彩表现塞外之景。在立功边塞的慷慨豪情的支配下,将西北荒漠的奇异风光与风物人情,用慷慨豪迈的语调和奇特的艺术手法,生动地表现出来,别具一种奇伟壮丽之美。突破了以往征戍诗写边地苦寒和士卒劳苦的传统格局,极大地丰富拓宽了边塞诗的描写题材和内容范围。

  王维写道:凉州城外少行人,百尺烽头望虏尘。健儿击鼓吹羌笛,共赛城东越骑神。(《凉州赛神》)诗人们向往那壮阔荒寒的边塞风光,陶醉于塞外民族的风情习俗,欣赏那多姿多彩的民族歌舞,用最热情的诗笔予以讴歌,从而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绘写了极富奇情异彩的篇章,创造出前无古人的全新的艺术画廊。

共2页,当前第2页1 2

  他在《凉州郊外游望》中给我们留下了当时凉州城外普通民众生活的情形:野老才三户,边村少四邻。婆娑依里社,箫鼓赛田神。洒酒浇刍狗,焚香拜木人。女巫分屡舞,罗袜自生尘。这是一个怎样的村子呢?位置偏远,人口稀少,巫师还存在。正在进行中的活动给这个小乡村带来了生机,也给我们留下了当时凉州民俗的情形。

  敌人在大雪飞舞的寒冬,突然而至,大雪满关山,烽火都无法点燃,几天后军情才通过驿站送来。“十里一走马,五里一扬鞭。都护军书至,匈奴围酒泉。关山正飞雪,烽戍断无烟。”(《陇西行》)这个小片段给我们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王维在武威生活的一个场景。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匈奴实际上是指突厥人。

  获知崔希逸取胜的消息后,依然精明的唐玄宗,很快就做出决断,派人前去慰问。而此时,王维的处境也非常尴尬。王维能到长安任职,主要是受了张九龄的举荐,被擢升为“右拾遗”。谁知,开元二十四年十一月,张九龄却被罢参知政事,贬为荆州长史。自然,王维的处境就尴尬了。当时,他已经做好了归老田园的打算。谁知,却接到去凉州的差事。

图片 3
鲜花簇拥的武威南门广场
 

  激烈的战斗结束了,人们恢复了日常生活。一年一度的凉州赛神格外引人瞩目。一向繁华热闹的凉州城外行人稀少,远远的地方,尘土飞扬,一阵阵鼓声和羌笛声传来,那里就是赛神的地方。

  热烈欢快的凉州民俗活动,让王维感受到了戍边将士们载歌载舞的欢乐心情。作为节度使的属官,视察民情,关注经济发展是他的一项重要工作。

  在凉州王维体会到了紧张的边塞生活,也更为前沿地接触到众多来自西域的物品。激烈的战斗,独特的民族风俗,苍茫的塞上风光一一走入他的笔端,展现在无数的读者面前。

  这首诗从表面看写的是打猎的情景,实际上却透露了居延城外与突厥人激战的情形。诗中“猎”、“连”、“烧”、“驱”,给我们展示紧张的局势,一个“朝”字和一个“夜”字,显示唐军将士训练有素,士气旺盛的情形。

  行走在河西走廊,一不留神,就会和边塞诗迎面相撞,和王维、高适、岑参……这些大诗人不期而遇。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是王维笔下的边塞风光,也是边塞诗中最为引人瞩目的篇章。王维所存诗歌中,边塞诗有40首,这无疑是个令人惊喜的数字。因为,另一位边塞诗人高适留下的边塞诗歌也不过20首。然而,人们想不到这首诗的诞生和武威有一定的关联。

  盛唐是一个个性飞扬的时代,盛唐的边塞诗里,阳关、玉门、敦煌、酒泉、凉州、临洮、金城、秦州、祁连、河湟、皋兰、陇坂、葫芦河、苜蓿峰以及大漠、戈壁、狂风、暴雪都是诗人们吟诵的对象,是他们“建功于边陲,封侯于万里”的理想寄托。

  七城十万家,王维笔下,一场保卫凉州的大战

  凉州的生活给王维带来了观念上的变化,没有到过武威时他笔下的边塞是荒凉之地,是“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表达了对朋友的关切之情,也对朋友的西域之行充满着忧虑。后来王维还写过一首《送刘司直赴安西》:绝域阳关道,胡尘和塞烟。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苜蓿随天马,葡萄逐汉臣。当令外国惧,不敢觅和亲。同样是写西域的荒凉,这首诗所表达的意境和流露出的情绪,与《送元二使安西》流露出的心境截然不同。它表达丝绸之路开通了之后带来的中外文化交流,大唐国威的张扬。

  第二天清早,我们来到武威天马广场,晨练的人们散布在广场的各个角落。在各种音乐的伴奏下,扇子翩翩起舞、杨家枪虎虎生威,千年间物是人非,地方依旧,当年王维看到的景物早已消失在岁月的尘埃中了。

  河西节度使是唐代开元十节度之一,管辖着凉、甘、伊、瓜、沙、肃、西等七州,即今甘肃西部及青海北部地区。这个区域用今天的话来说是:“点多线长”,故此,河西节度使统帅下的近2万名骑兵,时刻巡逻在各个守捉之间。即便这样,突厥人还是突袭了酒泉(今酒泉市肃州区)。

  猎天骄,戍边岁月,和战争相伴而来,对和平欢愉

  同样是远去安西,为何在王维的笔下会是如此的不同呢?实际上是王维的心态变了。在凉州期间,王维了解到丝绸之路开通后,给人们带来物产和文化上的交流与碰撞。故此这篇《送刘司直赴安西》离别的伤感少,而更多了一份豪迈。

  唐代武威曾几次改名,时而为凉州,时而为武威。盛唐的凉州,人口众多,经济发达,商贸极为兴盛,来自西域各地的胡商云集于此。数百年后,北宋史学家司马光在他的《资治通鉴》中写道:“天下富庶者无出陇右。”岑参在天宝年间来此写道:“凉州七城十万家,胡人半解弹琵琶。”当时,凉州城在陇右33州最大,共有7个卫星城,周长20里。

  出金昌,走一个多小时,就接近了内蒙古的阿拉善左旗,从这里向西北有一条公路可以直通额济纳,要比绕酒泉节省一半的路程。对王维他们而言,从这里直插额济纳可以截断突厥人的退路,从而包围敌军。

  河西节度使初设于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年),拥有士兵73000人,马18000多匹,担负着北御突厥,南防吐蕃的任务。这首诗正是当时战斗情形的描写。

  这是一个夏日,正是傍晚时分。此刻,被太阳管制了一天的人们,纷纷走出了家门。武威南门广场上,人头攒动,连日的高温,让人无处可躲。武威南门广场是武威近些年新修的一个文化广场,高大的城门楼,树立的图腾柱,起起伏伏的喷泉,的确是乘凉的好地方。

  他写道:吹角动行人,喧喧行人起。笳悲马嘶乱,争渡金河水。日暮沙漠陲,战声烟尘里。尽系名主颈,归来报天子。(《从军行》):这首诗,写了将士们一天从军打仗的生活。在号角声中,在喧嚣声中将士们紧急列队,准备出发。胡笳声动,战马嘶鸣,唐军将士开始抢渡金河;战斗结束了,将士们俘虏了敌军战将,捷报传天子。

  当接到酒泉来的军书后,河西节度使所属的大军立即动员了起来。身为节度判官的王维,自然也不能落后。在节度使的率领下,唐军将士,从凉州出发,增援被突厥人围困的酒泉。

图片 4
河西走廊保存的唐代胡旋舞铜雕
 

  诗人们宣扬大唐国威,抒写从军报国理想,流露安定边疆的壮志豪情,描写边塞多民族地区的生活图景。

  西北师大的胡大浚先生曾评说,人自我意识觉醒,以及强烈功名心。在唐代,尤其在初盛唐时代,乃是知识分子的普遍心态。他们既在诗文中倾吐自己的理想志趣,大胆地发泄自己的悲欢欲求,又无不孜孜为功业而奋斗。

  王维,字摩诘,太原祁(今属山西省)人,21岁时考上进士,被任命为大乐丞。不久就因故被贬为济州司仓参军。他的诗歌中带着浓浓的田园风情,也曾经有人将他称为诗佛。这样一位习惯恬淡生活的田园诗人,为何会写下雄浑的边塞诗篇呢?这似乎要从诗人的一次西行说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